2015年《语文报·高考版》第16期文言译文(新课标专版)

《孔光传》


【参考译文】


光,字子夏,是孔子的第十四代孙。他对经学特别精通。年纪还不到二十,就被任用为议郎。光禄勋匡衡因孔光行为正直而推举他,(孔光)被任命为谏议大夫。因为议事不合天子意思,降职为虹县的县官,自己请求免职回家,讲授经义。汉成帝刚刚登上王位,任用(孔光)为博士,(朝廷)多次派他审查冤案,推行风俗教化,救济流浪灾民,所奉使命能圆满完成,合乎皇帝心意,因此而著名,皇帝十分信任他,转升为仆射、尚书令。


皇帝下诏书说,孔光办事细致谨慎,没有什么错误,加封为诸吏官,让他的儿子孔放为侍郎,在黄门供职。皇上问什么问题,就根据经义以自己认为最合适的对答,不迎合皇帝的意图,而无原则地附和;如果天子不听从,也不敢用力去争,因此,他的地位保持得长久而安全。他推荐别人,唯恐被那人知道。假日回家休息,兄弟妻儿子女之间闲谈,始终不涉及朝廷政事。有人问孔光说:“温室殿内的树都是些什么树啊?”孔光默然不应,改答其他话,他不泄露朝廷的事,就达到了这种程度。孔光,是皇帝老师的儿子,从小就以通晓经义、品行高洁著名,年少时就做官、有成就。他不拉帮结派,不养游说之士以求于别人。这既是他本性能够自持,也是客观条件造成的,后来又从光禄勋调动为御史大夫。


孔光任大夫一个多月,丞相王嘉坐牢而死,御史大夫贾延被免职。孔光再次担任御史大夫,二月又做丞相,恢复了博山侯的爵位和原来的封地。皇帝才知道以前免除孔光的职务,其实他并没有罪过,于是察访近臣有诽谤孔光的,又免除了傅嘉的职务。 


调任孔光为皇帝的老师,地位与辅佐大臣、给事中一样,管理警卫部队和宫内给养,在宫禁中办公,负责供给车马、服饰、食物等。第二年调任为太师,而王莽做太傅。孔光时常说有病,不敢与王莽并列。皇帝有诏书要求孔光初一、十五朝见,领管守城门的部队。王莽又示意群臣陈述自己的功劳和德行,号称宰衡,地位在诸侯之上,百官由他统领。(看到这种情形)孔光更加害怕,坚持说自己有病,请求辞职。


孔光两次做御史大夫、丞相,一次做大司徒、太傅、太师,经历了三代皇帝,居公卿辅佐皇帝的位置前后十七年。自从做了尚书,停止了讲授经义的活动,后来做了卿相,有时碰到弟子中有学识的请教探讨疑难问题,只给他们讲述大义。他的弟子大多很有成就,成为博士、大夫,他们看到老师做了高官,希望得到老师的帮助,孔光最终没有引荐一个,致使有人埋怨他。孔光就是这样公正。


元始五年孔光去世,公卿大员、各级官吏一起吊唁,送葬。送葬的车有上万辆,(棂车所过之处)行道之人都放声痛哭,谥号简烈侯。


 

2015年《语文报·高考版》第16期文言译文(湖南专版)

《代曾侯相<忠孝录>序》


【参考译文】


做臣子的为忠献身,做儿子的为孝献身,这是有道德的人不能不做的事。在咸丰四五年间,广西的太平军横行在荆扬之境。无锡王恩绶,以知县之职被派往湖北,将要去省城武昌拜见省里的长官。而此时武昌城被围困,巡抚陶文节环城坚守,形势十分危急。城里的官吏,抢着请求长官的符节文书,出城乞求援军,渐渐地都离开了。王恩绶到达时,城已封锁,无法进入。益阳胡文忠当时正以布政使头衔在城外统领军队,(他)执意挽留王恩绶,王恩绶不肯,(王恩绶)用绳子吊住进入城中。第二天,武昌城失陷,王恩绶最后与陶公一起殉难,王恩绶的儿子王燮也随父亲死于城中。


有评论的人说:“儿子侍奉父亲,没有什么事情不跟着去做。当君意气激昂地献身危难,王燮当然没有不从父而死的道理。只是王恩绶在湖北并没有官任职责要遵守,而且又刚到,似乎可以不死。假如他因为胡公的挽留而在城外相随杀敌,未必不能奋发树立功名。即使不能建立功绩,而是稍微迟疑徘徊再入城,又有谁会非议他?”我说不对。过去粤匪刚刚作乱时,正当国内长期太平,他们所到之处,(官军)立刻溃败,就像草随风倒。那些担任战守职责而能够以身殉职的人,当然不少;至于从职分上说可以不死却甘愿赴死而不畏惧的人,那就很少了。人们习惯于苟且偷生不是一天两天了,常常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就巧妙地窥伺形势便利来作为进退的依据,到了互相遵循形成风气的地步,没有和敌人相抵御的人,而人们自身的失败和耻辱也就跟着来了,这就是局势不得振作的原因啊。圣人的道德准则存在于人世间,而天下的人踮起脚也够不到,那么,即使矫正弊习而稍微过激些也不算过分。以王恩绶竭力扶正颓废了的风俗,而不惜以生命率先为众人做出榜样的行为来看,不也有一番苦心存在吗?那么,王恩绶殉难就不是能停止而不停止的了。


当武昌城被攻克后又再度沦陷时,我正率领一支军队在长江边与敌人相持,几次胜利几次失败,尝尽了艰辛危险的滋味。在那个时候,借以鼓舞人心的,只有这舍生取义的口号,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彰扬它、倡导它,使人人奋勇杀敌,而不计较个人得失。听到王恩绶的事,更加令人敬佩羡慕不能忘怀。


现在朝廷表彰忠臣的恩典不断增加,没有休止,而王恩绶父子忠孝的伟大节操,已经显扬于天下。辛未年,王恩绶的次子庭桢,拿他汇辑的《忠孝录》向我征求序言。我看王恩绶忠诚的本性和美好的德行,全都记载在书中,唯独他为什么必然殉难的原因还有没详尽说明的地方,所以我再次推论君的心志作为此书的序言。

游五泄山水志

                              《游五泄山水志》


【参考译文】


    从西坑岭进入,走过遇龙桥再往北行走二十步,就进入西潭。(刚进入西潭,)前面横卧一条溪流,水很清凉,蹚水感觉冰凉。由这条小溪往前走,经过小潭,旁边有一块凸起的巨石,如斜躺着一只大瓮,扶着巨石登山,一失足就会坠落。又往前走二里左右,土地变得比较平坦开阔,(又见)奇形怪状的石头高高耸立,山峰环列周围,好像进献的姿态,山石纹理萦绕,如神灵雕刻而成。山上有很多猴子,游人经过时,总是撒下乱如雨的石头。又往前行走半里路,有一股泉水从孔穴里流出,浏浏作声,如琴音,又如竹竽声。泉水向西流淌,汇集到水洼里,水清澈见底,丝毫没有隐蔽。


    水底洋洋来往游动着数尾鲦鱼,如同在琉璃瓶中一样;见有人来,潜入水底。水洼的左边有两棵大树并立,形状极其奇特高大,大树倒映在水中,如画一样美丽。又往前走五十步,有块大石头堵塞道路,相传大石之上本有如鹰嘴一样的岩石角,夜间忽然打雷下雨,如鹰嘴一样的岩石角崩裂而下,声音在数里之外都能听得到。又前行三十步,榛木小竹成林,阳光下浮动着碧绿,连衣角也都映上绿色。山崖上的小虫,环绕着奔跑,瞬间又从视线中消失。来到后感觉到这里环境阴暗幽深,绝然与人间不同。就如登上蓬峤,坐在水晶宫,人间烟火气息全部消失。又从山腰攀着葛藤向前行,茂盛的竹叶长满地面,脚一动就踩着竹叶。又走七、八尺,(水流)缓缓向下流淌,滑过山崖却没有声响。两旁耸立着陡峭的石崖,石崖上长满了苔藓,不时有水珠从石崖上渗出滴下,干旱时百姓来此向龙王祈求雨水。遇有百姓祈求,时有泉水涌出,拿来蜥蜴放入瓶盂中,拿着回来,(祈求)多有灵验。从遇龙桥到这里,大约六、七里,道路都像蛇、磬一般盘旋弯曲,好像难以走到尽头,其中的佳妙的景致难以具体记述。有人说潭上有石河,从石河到三台塔,人迹罕至,不能详述。


    登上响铁岭,跨过紫阆山,(看到)山民住的茅草间,有数百亩平整的土地可以耕种灌溉。顺着石河,又前行一里左右,有个地方叫石鼓,一跺脚就能听到咚咚的响声。再走十步到了第一潭,潭如一口井,往下看黑黑的,用小石块投下去,锵然发出如玉环一样的声响。再走十余步,到了第二潭,潭形圆如大釜,而釜底特别大。水流携带的乱石聚集潭中,积满了,再流泄而去。潭下是百余尺深的峭壁,十分危险致不可涉足。从峭壁右边攀着藤蔓坠下,到了第三潭。潭水很深,用线缒(石)而下,深不见底。潭开狭窄而长,天阴的时候,潭中泛起雾气,(人们疑心)潭中有龙。第四潭(人们)都不敢前往,在崖壁间俯身观看。潭左右长满了大枫树,潭的形状大略与第二潭相同,但比第二潭大了许多。旁边是刘龙子的坟墓,相传刘龙子曾经在潭边垂钓,钓到骊珠,吞食后化仙而去,后人运来石头为他筑坟墓。再往下是第五潭,就是东潭。因为这座山的水分为五级,所以取名五泄山。

波罗观日记

                                 《波罗观日记》


【参考译文】


    从前读屈翁山的《粤东新语》时,书中说在波罗山观看日出最为壮美。有人说泰山、之罘观看日出都在高山,而惟独在波罗山看日出却在平地。(波罗山)在扶胥口,很小的一个山丘,正当南海的要冲。虎门众山都在它的南面,而东面则是浩渺的大海。极目远望浩浩渺渺,与天际相接。日出于海中,能够清楚地看到,太阳凌空悬挂好像景物倒置。但是,我到广州后,马上请教别人,极少有人知道。有人说:“百余年间,海滨积淤成为田地,都是居民围垦的。田地一天比一天多,那么淤泥一天比一天高,如今的波罗远望多为海田。屈氏所说的,大概是当时的情况,而现在再也看不到了。”我虽然怀疑这种说法,但他们的说法很有道理。


    道光二十七年三月,我打算游惠州,船经过波罗山下,停靠时已是半夜,明星灿烂。点上灯笼向东望去,有一线白光。相从游览的客人说:“这难道是日出吗?”这时,星星都已西沉,天空墨黑。过了一会儿,在一线白光的下面,射出几道金紫色的光芒,非常瑰丽。忽然,有白色雾气如烟似云,形状好像车盖,从一线白光中跃然冒出,渐上渐高,照了半个天。而下面那金紫色光芒,渐渐散乱,也渐渐淡去。环视海边诸山,已朦胧可辨,而波罗山上的草木都清晰可见。这就是太阳从海上升起来了!只是那天天色微阴,太阳升起来后就不见了。到了中午,船回来时,天始晴,才看见太阳。


    我刚到这里,始终怀疑有人对我所说的话,于是姑且检验一下人们的议论,而所经历的却是这样。既然是这样,屈氏的话没有虚假,是讲那些话的人主观揣想吧?天下事还没有亲身经历,就可以轻易坚持一种意见并把它信以为真吗?波罗山在南海神庙前,庙西不远有一座“浴日亭”,可以游览。这神庙于春秋二季有祭祀活动,据说春祭时游人特别多。那些达官贵人奉命来,只是小心谨慎地按以往的旧例行事,所以没能在深夜登山看到日出的奇观;而游人多的时候善男信女又很杂沓,如何懂得所谓浴日的胜景,这就可以知道为什么见过波罗日出奇观的人极少了!


    可惜我这次来,没有遇见晴朗天气以尽情饱览日出奇观,而那种混沌的、朦胧的、又聚又开的奇景,一定更不一样。虽然自信自己所见足以识破迷惑人的言论,仍然担心不足以说服人,而又怎么责备那些没有来过这里的人,责备那些根据一种说法并信以为真的人呢?这地方叫波罗坑,有人说,西方的外国官员达奚司空当初在这里种波罗树,故有此名。据说,达奚死后,现在也有在庙前祭祀他的人。

繁昌县兴造记

                           《繁昌县兴造记》


【参考译文】


太宗二年,选取宣州下属三县设立太平州,而繁昌县名列其中。繁昌县,隶属原来的南陵地,唐昭宗时才把它设立为县。(从此)繁昌县(走过)一百四十余年的(历程),其间一直没有城墙(护卫),只是滨临大江,常编竹篱为障来保障自己的安全,每年更换一次竹篱屏障,所用材料与劳力,全部取之于民,城中百姓进出县城没有城门,外宾至县城也无旅馆(可住宿)。现在繁昌县城虽然有屋,但是破败不堪,以至于要在庑下听取诉讼,案牍簿书,都没有存放的处所,往往散乱不可查找,所以狱讼、赋役难免有失公允。历经七代,作为县令的人不知换了几茬,但都不知改革,县城日复一日凋敝。所以当时人都说繁昌县为陋县,因而做官的人不肯来,旅行人也不肯来游玩,政事问题越来越多,繁昌县城越来越萧条破败,那里的乡亲老人官吏民众都感到羞耻和遗憾。


事情穷尽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变化,所以现在有才能的县令出现,按照百姓的意志,完全去除那些竹篱屏障,在竹篱屏障所在地建筑城墙,修建城门以便人员往来,而且建设房屋以求坚固。靠近城门的东北,构建小亭,小亭能俯瞰江水,用来招纳四方的宾客。之后,又扩大繁昌的治所,建设几重门庭和步廊。城门之上建设城楼,搜集官方文书都放置其中。步廊两旁,建设官吏们的宿舍,以及他们处理政事、休闲的场所。厅东西方向的角落都有建筑,所有案牍簿书都储藏在那里。从城门到寝庐,所建房屋分成若干小区。从筹备到竣工,总共用时二千三百九十六日。“夏”“希道”和“太初”,分别是这个县令之姓、名和字。庆历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是这项系统工程建成的时间。


繁昌开始为县的时候,只有三千户(人口)。九十年间,接受四位皇帝的恩泽,休养生息,现在差不多有一万家(人口)。田地收入是其他地方的一倍还多,鱼、虾、竹、苇、柿、栗之货,足以自给自足,辖区内没有贫民。那里的山川堪称天下美景,这些都是令人快乐的事。现在又有夏希道这样有才能的县令,为县治所如此建设,使得繁昌不再每年耗费钱财而有如此巨大的防御工事,宾客到来不只能得到休息,而且能有观赏山川美景的快乐。县令不仅享受安宁,而且出入治所时看到他的百姓官吏都更加懂得尊重并敬畏他。狱讼、赋役之书都很完备,事情很轻松就可完成。我知道繁昌县去除了原来不好的名声,而做官的人争着想来(做官),旅行的人争着想来游玩,从前的弊端日益减少,萧条的面貌日益繁荣。用“繁昌”称呼这个县的名字,那一定是从这个时候才得体(合适)。

黄草坝札记

                         《黄草坝札记》


【参考译文】


二十八日早晨雨还没停。衣服潮湿而难以起程,等烤干衣服才能动身。一整天都是雨淋淋的。黄草坝今天逢马场,来赶集的人很多。集市上没有其他罕见的物品,只有黄蜡和细笋最多。于是煨笋煮肉,一整天坐等雨停。


考察从云南省进入广西省有三条路。一条在临安府东面,抵达广南府富州,进入广西省归顺州、下雷州,然后从驮伏出去,到达南宁府。这是我当初准备从左江道取道至归顺州,但最终被交彝阻隔的路,这属于南路。一条在平越府南面,经过独山州的丰宁上、下长官司,进入广西省南丹州、河池州,再出到庆远府。这是我后来从罗木渡取道后进入黔、滇的路,这属于北路。一条在普安州南面、罗平州东面,经过黄草坝,沿着安隆长官司的坝楼到达田州,再出到南宁府。这是我当初在田州边界上徘徊不定,人人都认为不能走,因而等了很久找不到旅伴同行,最终没有能走成的路,这属于中路。


黄草坝东边一百五十里处是安笼所,再往东是新城所,其南部都和广西省西部的安隆长官司、泗城州接壤。然而在黔叫“笼”,在粤叫“隆”,一个音却是两个不同的字,一处地方却有两个不同的名称,是什么原因呢?大抵贵州省中多用“笼”字,广西省中多用“隆”字。所以地名各从其所属省份,而不知道安笼所、安隆司两地相近,取名不必两样。


黄草坝著称于贵州省西部,但居民、集市都赶不上罗平州;罗平州著称于云南省东部,但居民、集市又赶不上广西府。这就是府、州、营、堡之间的差异。听说澂江府的湖泊山川最为佳妙,但居民、集市又逊于广西府。临安府是滇中第一郡,但如今被普名所摧残,还没从衰败中恢复过来,人口虽然多,居住地区虽然广大,但情景只和广西府相同。


所越过的众多险山,远以罗平州、师宗州交界处的偏头哨最为险要。其次是通海县建通关,其险峻虽然和偏头哨相同,却不像那样荒凉空寂。再次是阿迷州的中道岭。其幽深、沉寂虽然和偏头哨相同,却没有那种高耸、狭窄;再其次险要的是步雄的江底寨东岭,其曲折虽然和偏头哨相同,却没有那种陡峭。至于一路上所渡过的溪水之险,则没有一处比得上江底寨,那里悬崖峭壁高插九重天,峡谷沟壑嵌进九层地,盘江上的朋圃渡口,都赶不上。

朱子颖诗序

《朱子颖诗序》


【参考译文】


我和朱子颖分别二十多年了。回忆过去与子颖交游,子颖那时还不到二十岁,我虽然年长一点,但和他一起嬉笑玩乐,和世俗所说的师生关系是不同的。


朱子颖是一名奇男子。他胸怀高远,时时有担当当世责任的想法,写诗作文不是他放在心上的(事)。但他做的诗歌和古文却能超过昔时的贤者。几年后,朱子颖偶然拿出一卷七言诗给我看,我放在座位旁。好友姚姬传(姚鼐)到我旅舍探望,一看到(他的诗)就心生佩服,认为自己做不到,于是就到他家拜访,建立了交情。姚姬传凭文章名重当世,但他却是这样喜爱倾慕朱子颖的诗文。


朱子颖的父亲和祖父都是高官,然而没给子孙留下什么财产,子颖年轻时缺衣少食。与子颖交往游来的人都是当世名人贤士,常常来访与子颖论诗说文,子颖和他们整日交流,有时不能提供饮食,子颖大概就贫穷到此地步吧。


我和子颖分别后回乡居住,一转眼就是十多年,听说子颖已经在乡试中中举,出任四川下属县邑的县令。他从秦地进入蜀地,一路写下的游览古迹的诗篇,更是直追唐人诗篇的风范了。子颖在蜀地,遇到战争兴起,他带领八千人马,来到云南永昌,越过美诺厅(今四川金川一带)的高山峭岩,往来于阻击险情的军队中,来来回回经过了几千里的地方。他从重庆(太守任上)转任山东泰安太守,又遇到邻近州郡盗贼兴起,子颖早早就拜见督抚,替他设计方针策略,亲自来到临清城下,射杀盗贼头目一人,平定他的余党。然而他深深地为国担忧,心为之劳累,头发也为之苍白了。


子颖曾想退隐田园,稍稍停下他的政务,却总是被上司挽留,想归隐却无法实现。乙未年春,中年的姚姬传从刑部郎中的任上辞官,荣归故里,路过山东泰安,与子颖一道登上泰山日观峰,心生感慨,渴望见到古代归隐的君子的高尚风范,他幽远的情怀与子颖差不多接近吧。

哎!子颖当初贫穷,不是他能固守贫穷;今日成为一郡太守,也不是子颖能担任郡守;他出入军队,多次经历战争的危险,不是子颖能够历经磨难。那么,他今日想归隐田园,也不是子颖想归隐就能归隐的。姚姬传能归隐而子颖不能,大概也是天命吧。但是,子颖对于做官,辞掉也可,留任也可。辞掉可以混迹于渔父樵夫之中,留任可为天下建立不朽的功业,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至于文章的事,那是没有穷尽的。子颖对于书籍,只是稍稍寻求片刻的闲暇,拿出他的才智和古代的诗人学者比较技艺,这就是子颖能够为自己作主的。像这样在政事之余,时时有办法可以自得其乐,难道一定要栖居山岩野外,然后才能停下他的劳顿吗?

思政堂记

《思政堂记》


【参考译文】


尚书祠部员外郎、集贤校理太原君担任池州知州的第二年,整修了他朝北的后堂,命名为“思政之堂”。意思说他在朝南的厅堂上处理政事,而在这里思考政事。这一年冬天,我路过池州作客,他嘱咐我为思政堂写一篇记。


当初,君整修此堂,用公府多余的经费,更换了那些陈旧腐朽、损坏断裂的地方。整修加固以后,就不被寒暑侵逼。打开堂门就近看去,那旧园的胜景,凉台清池,可游玩憩息的亭子,缓步的小路,都在眼前;平整的一行行的田地,低矮的栏杆,培植的名花佳木,都在左右。君于是退处堂中,一心一意,日思夜想,不敢忘其政事,可见君治政理民多么勤勉呀!


那使人应接不暇又容易迷惑的是“事”,变化无常而不可拘守的是“时”,应用没有定例但又不可更改的是“理”。知道“时”的变化而跟着它去改变,见到 “理”的必然而去遵循它,那么事情虽然没有穷尽也容易应付,虽然使人迷惑也容易治理。所以,如果你所给予的是顺着人们意愿的,就一定是人们所安适的;如果你所给予的是违背人们意愿的,就一定是人们所厌恶的。这样做的人,没有不是开始于思考,然后自己有所得的。自己有所得,所以叫做“德”。端正自己然后去治理百姓,所以叫做“政”。政事,难道只是管理公文、督促赋税、判决诉讼这么简单吗?这样等他有了德政,就不需要劳神苦思了;治理渐入化境,又怎会被琐碎的政事拘束呢?古代君子的治政,不曾有改变这种方法的。

现在君的学问,对于书没有他不读的,尤其是他深入研究的《春秋》,见解独特,能破解前人的疑惑,是人们赶不上的。如今君来这个地区任职,运用他平素的学识来治理州里的政事,(在此)既能够得到假日休息,又认为自己还有不足之处,而在此深思。即使当今(池州)的官吏不能够完全实行他的志愿,但是能追随君这样勤勉的足迹去施政,那么,池州的百姓难道会有不受到他恩泽的人吗?所以我为他写了这篇记。

琴之为艺尚矣

《琴之为艺尚矣》


【参考译文】


丁未年夏天,我再次寄住在姑苏的桃花坞中,唐伯虎的旧房就在那里。我当时闲居失意,又被阴雨天气所困。邻居张韫修善于弹琴,于是我就到(张韫修)那里去拜访。他为我弹奏一曲《洞庭秋月》。刚一弹奏,就感觉波涛声在屋梁间远处传来,忽然变为了汹涌澎湃、鱼龙出没的声音,即使不一定身在君山,但是寒烟升起、树木凋落,“美丽的公主下落到北岸”的景象,好像看见得一清二楚,而且还听到了饰物清脆的响声。啊,多奇妙呀,技艺达到了这种地步!


张韫修说:“我弹琴有很多年了。开始的时候,喜好弹奏声调细微悦耳的旋律,大概听过这种旋律并且喜欢的人曾超过了百人。接下来才明白这样做不正确,于是冥思苦想,废寝忘食,为了这件事用心良苦,仿佛模模糊糊,似有似无,然后纯古旷远之音才出现,然而以之为德,喜欢听的人,十个人中没有一两个。知道这样音律的人,难道只有柯孝廉吗?”


  过了没多久,柯孝廉拜访我,童子背着两个丝袋子,一个袋子里装有能发出金石之声的琴,素培道士在琴的背面刻有铭文;另一个袋子里就是柯孝廉自己写的诗。秋风萧瑟,虫子的叫声凄怆,柯孝廉于是和韫修各自弹奏一曲,音律高低交错,不能分辨出是两个人弹的。读他的诗,水大流急,山峰巍峨,都是纯古高远的声音,不是细微靡靡之音,诗和琴也是相通的。


  弹琴的技巧高超呀,探究它的精微,足以用来感动植物、鬼神,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所弹奏的是否吻合古人所弹奏的?然则,没有琴弦弹琴,已经足以改变人的性情,何况是像成连、伯牙那类妙手呢?我听说吴中两个洞庭的面积都比楚地要小,但是山谷风景优美,它的最高峰是缥缈峰,乘小船、穿木鞋,连宿两晚就可到达。柯孝廉带两个袋子,登上缥缈峰顶弹琴,应当会有灵威老人出来听。而石公林屋的奇特,枫叶橘子的美丽,都可以作为写作的素材。宋琬不敏捷,只能慎重地拄着杖跟随在他的后面。

梅花楼记

《梅花楼记》


【参考译文】


王元美(世贞)曾对我说:“集市居住的特点在于喧闹,山林居住的特点在于寂静,只有田园居住的特点介于这两者之间。”然而王氏的弇山住处却处在城中,早晨的阳光映照家门,游人聚集,即使(求清静的)主人常常要关门谢绝来客,想自由自在地到那清闲无人的境地却不可得。这以后我知道了田园对于众人来说是宁可选择独处的地方,与其在集市中谋求,宁愿在田野间寻找。


我的朋友范象先,有一处田园在横涝野塘的南边,距离城邑十里却又还算近,喧闹寂静各半,田园四周榆树柳树枝叶繁茂,小池上有两株梅树,婆娑相对,苍枝老干,交错弯曲,直冲屋檐而上。它的树干可以合抱,它的枝叶可以遮蔽一亩之地,它的果子可收得五石之多。先生说“我见过的梅树多了,却没有见过像这两棵年久且奇特的。”于是面对着梅树而筑高楼,独自和一二个僧人摊开虎皮坐具,焚烧猊形香炉,倚楼而歌,吟诵:“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然后又笑着说:“像李迪的诗,只不过写出花的幽韵闲淡罢了。我家的老梅树,形态像西方的碧眼和尚,长眉高额,又像凶猛虬龙,在广袤的田野间纷乱争斗,爪抓鳞裂,像鬼怪一样的变化万端,其他树木怎足以和这梅树争胜?差不多也只有钟贾山的嘉树,四贤祠的紫藤,略微可以与之鼎足罢了。”

先生的梅花楼建成之后,在这里广种霞桃、芙蓉、来禽之类的植物,与池水相互映衬。池塘再拓宽,再移栽竹子、梅花成为景观,一天比一天幽闲而宽敞。而陈某恰好来了,陈某说:“我曾听说当年寻梅的人,(频繁地)到寿安寺内探访,寺院里的和尚被游客所困扰,以至于把梅树砍倒当做柴火。而其次只有光福元旁边的梅花了,地上一层薄薄的雪,天上几朵淡淡的云,梅花却连绵数里,心情一下子舒畅起来,然而村里人大多把种梅当做职业,不再有品评呵护,与梅花相应和的人。自古至今梅花的知己,仅有林逋一人,三百年后才有了先生,先生在这田园中畅快地野居,白色的楼板、红色的栏杆,深红的帘子、碧绿的帷帐,依稀独自站立在暗香疏影之外,这和孤山处士有何不同呢?所缺少的,只是童子开笼放鹤罢了。某天抱鹤登上扁舟,把它送到梅花之下,星光之下,烟雾之中,沙洲之旁,短笛悠扬,有个形象高大破细浪而出的人,那就是我陈某人到了,您一定要报知梅花开一枝来等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