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试题贯穿对学生探究能力的考查

语文试题贯穿对学生探究能力的考查


(中国青年报)


作为每年高考打头阵的语文,总是格外受到关注。每年考试一结束,各种作文分析、试题解析就会扑面而来。今年的语文题出得怎么样?有没有特别出彩的题目?新课标在今年的语文试题中是否有所体现?考试结束后,本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一线教师和相关人士,以全国课标卷为主,对今年的语文试题进行了分析和解读,并预测了未来几年的出题趋势,给明年的考生提出了备考建议。


    试题难度适中,体现了新课改的方向


    对于今年语文高考试题的难度和稳定性,多位语文教育专家和一线教师均给予了肯定。


    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新东方优能中学语文老师国家玮感觉,总体上今年语文试题的区分度很好,从信度来看也是近几年最好的一年,很有创新性,回归了语文教学的本质,但他也强调,“如果学生单靠死记硬背、固定的框架和套路答题,不会得到特别好的分数”。


    国家玮以阅读题为例进行了分析:一般来说,阅读题有两种形式,一种从内容入手,一种从鉴赏的角度入手,前者偏重于考查考生对文章的理解,考查考生从文章中提取相关信息的能力,后者虽然更加高级,但却很容易套用框架答题。他认为今年的语文试题在这方面“拿掉了几乎所有学生可以钻空子的提问方式,这让那些平时书读得多、阅读速度快、对文字有感觉的考生很容易脱颖而出。”国家玮认为,今年的试卷出题思路充分体现了新课改的趋势,也给明年考生备考指明了方向。


    今年的高考作文也是国家玮认为总体不错的部分。在他看来,好的作文不仅应该是语言优美,更要能够体现思想的深度、思维方法,这其实也是新课标的努力方向:让学生有更广阔的思维,把眼界放宽,要有自己的观察,有落地感,接地气。而今年很多省份的作文题在这方面做得还不错,学生无套路可走,往年被用滥的司马迁、苏东坡、鲁迅、牛顿、霍金等人的例子都无用武之地,这是一个很大的亮点。


    郑州九中的刘海山老师也感觉到了今年试题的稳:“今年的试题结构比较稳定,题出得比较正统,但是考得比较巧妙。”更令刘海山感到耳目一新的是,“今年的语文考试不再考死记硬背,而是考自己阅读思考探究的一种升华”。他以全国课标乙卷的第17题为例,该题给出了我国颁布的“中国环境标志”的图案,请考生写出该标志中除文字以外的构图要素及其寓意,要求语意简明,句子通顺,不超过70个字。“这道图文转换题新颖且着眼生活,联系热点,考查学生关注与生活的能力。”刘海山认为,这类的题目恰好契合了语文新课程标准的要求,即注重学生探究能力的培养,促进学生个性发展。


    新东方优能中学语文项目组负责人杨洋,则从阅读题入手对今年的语文新课标试卷进行了具体解析,他认为,整个阅读题中,自始至终贯穿了对学生发现与探究能力的考查。


    比如今年的现代文阅读部分,全国课标甲乙卷分别是“凤文化”和“老子”,都与古典文化知识有关,再次强调同学们对古典文化知识的了解,侧重考查学生对于文本内容分析与归纳的能力。虽然内容关于文化,但说明文侧重的是行文的逻辑,所以要求考生要能清楚地梳理全文结构,理解作文的行文思路。


    古文阅读的选文是全国卷较为常见的素材,对于此部分题目的设置主要考查学生的古文基础,要想读懂文意,必须有“识记”文言文重要知识的功底。古诗词选题侧重理解作者的创作手法,虽然是经典的题型,但体现出命题人对于“探究能力”的关注,新课改的方向再一次得到体现。


    杨洋认为,两篇小说的考查是全国卷的亮点。全国课标乙卷的选文,阿根廷作家莱·巴尔莱塔的小说《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感人而富有新意,既关注了平凡人的生活,也跳出了中国作家选文命题的小圈子。具体到几个题目的命制,前两道题是常见题型,最后一个题目很有新意,体现了“发现与探究”能力的考查,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是让考生分析情节、人物之间的关联。这个题目既考查了小说三要素这样基本概念的掌握,又要学生们结合文本独立分析三要素之间的关系,是命题人的精心设计。


    缺憾仍然有,高中新课改任重道远


    尽管大家对今年的语文试题总体评价不错,但个别试题也引发了语文教育专家和一线教师的微词,并由此引发了对高中新课改的一些担忧和建议。


    全国课标乙卷的16题考的是植物与水的关系,刘海山认为,对于在生物学中学过光合作用的理科生来说,非常有利,但对文科生就显得不太公平;此外,仿句这种题型往年是必考的,今年突然没了,这增加了以后考试试题内容与结构的不稳定性,同时也提醒一线的语文教育工作者,以后高三备考,一定要突破传统固有的语文教学模式,关注学生,以学生为主体,培养学生的探究能力,具体在语言运用这一块一定要全面落实,不留死角。


    国家玮认为全国课标乙卷的作文题(关于宝石分割的)是今年所有的作文题中出得最平庸的一道,没有全国卷的作文题目出得好,这样的题目“不要求考生有较高的审题能力,思想上也不能有更多的创新,只能靠新颖的例子取胜”。两相对比,江西省关于“‘中学生有三怕,奥数、英文、周树人’成了校园流行语”的作文题最为出彩,上升到了中国文化批判的高度。


    新东方优能中学长期专注于中学考试的研发,作为该校的语文老师,国家玮认为今后的语文考试将力避热点,更注重考查的稳健性。语文将回归其本身,即让学生有独立的思想见解和对个体生命的思考,能够看懂别人要说什么以及清晰表达自己的意思,由此,他给明年备考考生两点建议:1.少积累素材,多训练观察事物的角度,尝试用深刻的思想关照现实;2.对文化传统的东西,例如古文、古诗等,要毫不留情地积累,对基础知识的掌握也要牢靠。


    杨洋认为,尽管亮点颇多,但在教学和考试这两个相互制衡的环节里,试卷难免存在一些问题。


    问题一:《高考语文考试大纲》要求考查:普通话常用字的字音,现代常用规范汉字,标点符号,词语,扩展语句,压缩语段,语言表达简明、连贯、得体,文言虚词,文言句式,词类活用,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对现代文作品作出评价,等等。然而,新课标语文高考试卷对上述内容几年来基本上不予涉及。这样,就造成了语文学习的片面性。


    问题二:文言文阅读常年只选人物传记,甚至都是官员传记,显得死板、官本位化,学生当然很难理解和感受到古文之美。杨洋建议在选文的内容和水平上,全国卷要多和山东、浙江、江苏高考学学。古文教学本来就困难,文章选得不好,学生们没有兴趣当然不愿学,而且古文会在学生间的“口碑”越来越差。


    问题三:作文只有中心而缺少思辨,关注生活但缺少对文学、哲学的关注。杨洋认为,学生们写不好作文,归根结底是思路的问题。有思路,文字质朴些也是好文章;有思路,语言直白些也可以感情真挚。“同学关系”这题可以写出好文章,但命题者略显小气。


    高考语文试卷反映了新课改的方向,新课改依然有许多问题还未解决。比如高中课改,本是希望能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喜爱多选择选修的课程,必修课占1.25学年的量,其余是选修课。但在高考的“指挥棒”下,在很多现实的压力下,表现出来的效果不尽如人意。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山东大学文科一级教授、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先生对此也深有同感。语文考试结束后,温儒敏表达了对当今中小学语文教学被挤压现象的担忧,“因为语文课的综合性和实践性很强,要靠长期大量读书和写作,不断积累,‘短平快’其他学科也许行,但语文不行,因此,语文课显得‘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很多师生误认为语文学不学都差不多。”这种急功近利的想法对语文学习有很大的妨碍。


温儒敏认为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现在高考是全国卷与许多省市的卷子并存,有些良莠不齐。有些省市的高考命题队伍受各种条件限制,真正有水平的专家并不愿意参与,只好找些年轻教师;还有的行政干预很多,等等。这就很难保证命题的水平与质量。他认为,高考还是全国集中命题比较稳妥。要从政策上鼓励专业人士去研究、参与高考的改革。

                                                     (记者/李洁言 樊未晨)

答案是丰富多彩的

答案是丰富多彩的


(王大绩)


(语文报·高考版)


2012年“课标”高考在全国稳步推进,全国17份语文试题,总体保持平稳,唯有作文命题掀起波澜。除江苏卷试题采用了给标题的命题形式外,其他试题都采用了给材料的命题形式,而且其中12份试题给出的是情景材料,计有:全国新课标卷(琼、宁、陕、吉、黑、晋、豫、新、滇、冀、蒙)、全国大纲卷(桂、甘、藏、青、黔)、安徽卷、北京卷、重庆卷、广东卷、辽宁卷、湖北卷、湖南卷、天津卷、四川卷和浙江卷。福建卷、江西卷、山东卷和上海卷给出的是格言材料。


       作文题目广受关注,可能承载两种厚望:一是对社会生活的关注,人们通过议论作文题目寄托对社会的厚望;二是对语文教学的关注,人们通过评说作文题目表达对教育的厚望。


       但这只是美好的幻想。作文题目只是一道考试题目,它的基本要求是:用不少于800字的篇幅,用规范的书面汉语,用题目允许的体裁样式,表达对社会生活的一般认识,展示一个高中毕业生应有的思想和认识水平、思维和语言能力。


       美好幻想的根源在于“作文常识观”。在这种观念里,作文题目如同一道常识答题,一个范围圈定。其实,作文题目是面向广阔生活的一个窗口,是写作者思想出发的原点,是思维腾跃的踏板。


       我们来看看覆盖最广的全国新课标卷的作文题,材料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情景:修船工顺手补了个小洞,挽救了孩子的生命。它向考生传达着这样一种信息指向:无意的举动成就了大善,赢得了由衷的感激。


       但是,当我们把材料真正还原成生活场景去认识、思考的时候,疑问便层出不穷了。因为这一位修船工的这一作为和结果只是一个万幸的特例,如果忽视其中若干带来侥幸的细节,把它作为普适美德来认识,作引申,去发挥,显然会暗伏下许多隐患。我们绝不应该把安全回归的希望寄托在一种偶然、一次顺手之上吧?


       例如,修船工的专职是什么?材料没有告诉我们,从他和船主的雇佣关系看,他的专业分工应该是刷油漆,他无意中发现船底有个小洞,就顺手补上,这一修补不一定牢靠;船体是否还有其他漏洞,并未详查,事后并未向船主做任何告知,很可能留下隐患;一条小船,很可能是一条小木船,仅以“划”作为动力,具不具备出海的条件?孩子该不该划船出海?出海前告没告诉家长?该不该告诉家长?……这许许多多足以令我们惊出一身冷汗的情节,全掩盖在船主和修船工轻松的谈话和廉价的感激之下。而这些细节恰恰是考生展示他对生活认识的触发点。问题是:阅卷能够接受吗?


       如果阅卷一定规定以“做好事,成大善,得好报”为最佳立意,确实是无可奈何,可确实也过于简单化了。是啊,世界是千变万化的,面对修船工和船主向我们表演的情景,疑问是层出不穷的,那么,答案自然也是丰富多彩的——这才是更核心的立意吧?


对我们更有启发意义的是湖北卷的作文题目。


【湖北卷】阅读下面的材料,按要求作文。


    语文课堂上,老师在讲到杜甫的《春望》“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时,不无感慨地说:“可惜啊,我们现在已经很难见到家书了,书信这种形式恐怕要消失了。”


    学生甲:“没有啊,我上大学的表哥就经常给我写信,我觉得这种交流方式是不可替代的。”


    学生乙:“信息技术这么发达,打电话、发短信、写邮件更便捷,谁还用笔写信啊?”


    学生丙:“即使不用笔写信,也不能说明书信消失了,只不过是书信的形式变了。”


    学生丁:“要是这样说的话,改变的又何止是书信?社会发展了,科技进步了,很多东西都在悄然改变。”


    ……


    请根据你对材料的理解,任选一个角度,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要求:明确立意,自定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题目材料由语文课堂上老师因杜诗引发对“书信”的感慨开始,到“很多东西都在悄然改变”暂告一段落。在这一情景中,一位老师和四位同学的发言都涉及丰富内涵。


    老师感慨“很难见到家书了,书信这种形式恐怕要消失了”是因杜诗而来;其实,“家书抵万金”,杜甫得到家书也并不容易。只不过老师之谓“难”,不是“烽火连三月”的原因。


    学生甲对老师的观点持否定态度,他认为书信“不可替代”,但是,表哥来信应是特例;学生乙认为“信息技术”发达,是书信衰微的原因;学生丙认为书信并没有消失,只是“形式变了”;学生丁推而广之,认为“社会发展了,科技进步了,很多东西都在悄然改变”。


    小而言之,这场谈话是就“书信”的盛衰及其原委而言;广而言之,是就生活的发展变化及其原委而谈。


    题目要求“请根据你对材料的理解,任选一个角度”来写作,这就完全放纵了考生。因为,前面五个发言,已经既具书信微观之多面,又具生活宏观之广阔,它们都可以是考生选择的角度,都是作文给出的题目。需要注意的是,学生丁的发言之后还有一个省略号,省略号意味着众多考生可以自定角度,这就等于把命题权给了考生。


    这里,我们尝试把省略号落实一下。


    学生戊:“书信是用来传情达意的,其实,传情达意的方式很多,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在传情达意啊!”(这是2008年湖北省高考作文题目)


    学生己:“我对书信情有独钟,一封信在信箱里,就像亲朋故旧站在家门口。”(这是2009年湖北省高考作文题目)


    学生庚:“幻想推动现实,幻想照亮生命,幻想是快乐的源泉,谁能想到100年后书信会演进到什么样式呢?”(这是2010年湖北省高考作文题目)


    学生辛:“‘书’的本意就是‘信’,表哥十年前给我写的那一叠信,就是一本旧书啊!”(这是2011年湖北省高考作文题目)


    ……


    岂止湖北卷,这一个作文题目囊括着古往今来所有作文题,透彻地说,它根本就没有命题。这种情况,2008年和2011年北京市高考作文题目曾两次出现。试题明示着一句潜台词:今年作文不出题了,同学们请自由写作。如果这是作文命题的失误,那借用湖北省2006年作文题目,也应该“事不过三”呀!看来这应该是高考作文命题落实“课程标准”的一种尝试、一种坚持吧。


    但是阅卷怎么办?阅卷很可能以“随着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很多东西都在改变,我们既要珍惜传统,又要面向未来”作为最佳立意。可如果一定要认定情景材料规定了最佳立意,并且执意探究这覆盖整个材料的核心立意,那么它仍然是:世界是千变万化的,疑问是层出不穷的,答案是丰富多彩的。


    在命题专家这里,总是力图变化、翻新,新型给情景的材料作文就是这种追求的产物。材料提供一种生活场景,包括许多侧面和角度,其初衷是为落实“课程标准”的精神: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鼓励同学进行自由的、有个性的、有创意的表达。当初所说“没有靶心的靶子”就是这个意思吧?但是,多侧面、多角度的情景材料必然造成立意的多样性,而这些腾跃的思维又缺少一个清晰的展开原点,在大规模、高速度的高考阅卷实际中,很难掌控,于是题目相继又加上“选准角度”“选好角度”等附加要求,而何为“选准”“选好”?又相当模糊。各地阅卷规定“最佳立意”“二等立意”等,形同要求考生先把材料转化为话题,而话题又秘而不宣。这就在写作考查之前,先横插阅读考查一关,形成写作能力升堂坐殿、阅读能力垂帘听政的局面,完全走到“自由、个性、创意”的反面。其防止宿构、套用、抄袭的功用也很有限。更何况,各地规定的“最佳立意”也并非全面覆盖材料的核心立意。


    在阅卷过程中,许多教师或囿于自我认识水平,或为了顺应阅卷标准,也总是在作文选材、立意上做出许多限制。走出考场,考生忧心忡忡的问题都是:我的作文这样立意偏不偏?我写这个素材行不行?我总回答:“写好了就行。”写作规律告诉我,在立意和选材上,从来没有“行与不行”的限制,只有作文写得“好或不好”的标准。当然我也忧虑,这种“好或不好”的标准,在大规模、高速度的高考阅卷实际中,能不能成为被落实的标准。


    这种先把作文题目复杂化,再将其简单化的纠结,根本原因仍在于“作文常识观”的陈旧观念。那么,把作文题目命制得简单、清晰一些是不是更好呢?至于写作者的思维能不能腾跃,思想能不能展开,那是作文教学的任务,作文题目何须越俎代庖呢?


    立足于高考实际,为了切实推进“课标”的落实,我认为,高考作文题目要力求清晰明确,过于模糊的情景材料,不适合在高考中使用。可能有人会问,既然无论什么形式的作文题目都可导出“丰富多彩”的结论,那它们又有什么差别呢?当然有。好比摊开一本“旧书”作为情景材料,或者以“旧书”作为标题。我们固然都可以写到纸页、装帧、文字,乃至蠹虫。但以“旧书”作为标题,要求写作者以“旧书”为原点,在作文中合理架构标题与“纸页、装帧、文字、蠹虫”之间的桥梁——思维与语言的桥梁。而把“旧书”作为情景,等于把“纸页、装帧、文字、蠹虫”直接摊开在写作者面前,它无须也无从架构思维与语言的桥梁,也就失去了写作考查的基点。


    其实,亘古千秋一话题,古往今来的所有作文题目只有一个,那就是“生活”,具体一点,就是“生活的发展变化”。运动是永恒的,长江后浪推前浪,生活永不停歇地发展变化,任何作文题目都是生活长河中的一朵浪花,都带有生活发展变化的基因,都在反映生活发展变化中的不同意义。作者在构思某一题目前,对相关问题的认识相对比较模糊,通过写作,认识提高了一步;读者在阅读这篇作文前,对相关问题的认识也可能不够清楚,通过阅读,有可能获得一些新的认识。作文的意义就在这里。其间,对生活的认识和感悟水平是决定性的。


明年,仍将是“课标”高考在全国继续稳步推进的一年,我们期待作文命题能够有新的局面;但是我们也深知要改变一种观念并不容易,改变权威的观念就更难一些。不然,落实“课标”也不会有现今这样大的阻力;不然,“课标”也难称其为“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