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家走红欧美

麦家走红欧美


   (语文报•高考版)


现场  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的长篇小说《解密》英文版,在英、美同步上市。小说描述一位中国数学天才在特殊历史年代的破译生涯,受到英美主流媒体的关注和肯定。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文学评论家张颐武认为,“麦氏悬疑”成功走进海外市场的“秘密”在于:世界性的畅销题材加上恰到好处的中国特色。


 


印象  国际视野;中国特色。

美国公民修养守则

美国公民修养守则


(自语文报高考版2014年第14期)


关注


  留意他人的处境。在公众地方大声谈手机便是没有关注其它人可能受到骚扰。


肯定他人的存在价值


  插队不单浪费了排队的人的时间,而且是否定人们的存在,否定往往引发冲突。


向好处想


  先往人家的好处想,不单令自己心灵保持纯真轻省,亦会影向对方更真诚与您相处。在基督教文化中,有教导说接待陌生人,无意中便接待了天使。


包容接纳


  每个人都乐于被人接纳。群体带给人安全感,甚至生活意义和方向,谁也不想被群体排斥。我们要特别小心不要孤立群体中的小数人,譬如一群人聚会时最好说普通话,不要用方言交谈而令其它人在旁边发呆;留意找一些共同话题让人人参与,而非只有小圈子有发言权; 如果有新朋友加入聚会,应该总结一下之前的讨论,让他易于加入讨论;主持会议的人,应尽可能引导所有与会者发言,提高每个人的参与感。


不在背后说闲话


  如果您经常以中性或正面的方式谈论他人,人们便放心坦诚地与您交往而不用担心您会在背后蜚短流长。您控制您的舌头,换来更多真诚的关系。


给予赞赏


  不要吝啬赞美,它令对方心情愉快,亦令自己有正面的人生观。但赞美必须出于真诚,否则变成花言巧语。


尊重他人意愿


无论您的提议是出自最良好的愿望,人家说 “不”,就不应强求。有时人家为了保护我们的自尊,用种种间接的方式向我们说 “不”,我们应该领情,而非因为人家未有明言,便穷追不舍。


过度迁就他人


  过度迁就他人而失却自我对精神健康有害,适当时候要表达自己的意愿和意见,拒绝过度的要求。


表达自己


  做一个坦诚的人,让别人知道你的想法。


保持安静


  燥音带来精神紧张、高血压、失聪,我们有责任留意自己制造的声浪 (如谈话、音乐)是否骚扰他人。


点析修养是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细节,不仅关乎成长,更关乎发展。注重个人的修养,有助于构筑完善的人格。

“语基”:不考文化,只考文字

“语基”:不考文化,只考文字


(黄助昌)


北大哲学家汤一彤曾批评“孔子学院”沦于中文培训班,只教中国文字,不传授中国文化。我由此联想到亿万国人瞩目的高考语文,又何尝在考“中国文化”?又何尝不是考“中国文字”?打开试卷,你看前几题考测的都无非是关于语音、字形、病句、近义词、成语、标点符号等内容的考题。我们的高中生要花一大半的时间熟记这些“考点”。每一个考点都得花费阅读十部以上经典著作的时间。如果学生能把这么多的青春时光阅读经典著作,文化视野将会何等开阔!而事实上,学生连教育部提倡并指定的经典著作都没有时间通读。宝贵的青春时光却浪费在“语言碎片”上,这不是对教育资源、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吗?


但是,如今众多的“权威”尤其是教书匠对所谓“语基教学”的重视到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说,“语基”是语言的基础,不考这些东西,能考什么呢?如果不考这些,学生就不会学这些,学生不学这些,母语就将无以为继。


我告诉他们:“语基”不是不重要,但这个“重要”在小学、初中就解决得差不多了。比如说,我们现在仍然有些汉字不认识,但“识字”的事基本上解决了,学习的重点就不应该还停留在识字上面。我们不必在高中阶段仍然考小学、初中的“重点”,正如我们不必再去学“加减乘除”,虽然我们有时还会将一些运算搞错。仅拿“字音”来说,我拿着字典出题100道,让全国大中小学教师来做,不能得满分的就开除,你看还能剩下几人?如果一定要每位老师都得满分的话,谁还有时间做更有意义的工作?


或有“权威”教书匠振振有词:你看高中生作文里错别字、病句俯拾即是,不抓“语基”,行吗?我说:高中生作文里的这种现象是不是非常普遍?就我三十几年的教学情况而言,至少百分之九十的高中生能比较正确地运用母语进行口头、书面的交流,至多百分之十的人在作文里虽然“错字连篇、病句连串”,但整篇文章至少也有百分之七十的篇幅通顺。所以,我们不能以“完美”为原则,绑架百分之九十的人去苦练“语基”,更何况那百分之十的人“语基”也已经及格了。


高中生不能还在“文字”中折腾,应在“文化”上努力。文字运用是灵活的,不是僵死的。“老当益壮”这一成语用在王治郅身上,是错的吗?试卷的“标准答案”判定它是错的,理由是王治郅才三十多岁,不“老”。你看,命题人就是这样死抠成语意思的,一个篮球运动员到了三十多岁,濒临退役,还不能算“老”吗?王率领中国队夺得亚锦赛冠军,不能用“老当益壮”来形容吗?如果有人用“弱不禁风”来调侃某位“苗条”的男士,在“标准答案”的眼里自然就是大错特错,为什么?死抠原意,不管语境。这种命题策略就彻底阻塞了“活用”词语的路径,只能迫使学生死抠原意,但真正中文学得好的人,都是能灵活运用词语的人。不是外国人一下子能看懂的中文才是好的中文,而是精通中国文化的人能够心领神会的中文才是好的中文。


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应该让这种“语基”在高考试卷中消失,让另一种“语基”(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知识)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