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箭(节选)

人生如箭(节选)


王梅芳


不要做涧底静止的石子,任时光如水自梦里流泻而过。不要做空中游移的白云,让浮生飘蓬留不下一点碧痕浅波。要做就做那奔腾千里的河,云蒸霞蔚,汇吐聚纳,日夜向着大海进发。要做就做那永不停息的风,一季有一季的着色,一程有一程的领略。要做就做那参天直立的树,根深深地扎进黑暗的泥土,枝高高地伸进光明的苍穹,一树繁花一树硕果,每片叶子都是一首欢歌。


从此岸抵达彼岸,从一个目标奔向另一个目标,我们是永远的长跑者。不要因了五光十色的诱惑而误入歧途,不要在思想的山脚下留恋低回,而失去峰巅目尽千里的好景色。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的目标永远是下一个。


人生如箭,不管前方是风雪迷漫还是繁花似锦,开弓后只能勇往直前。


赏读:人生如箭这个比喻不很恰当又很恰当。说它不恰当,是因为它直来直去,无法譬喻人生的曲折跌宕。但是光阴真的似箭,时光的流驶,人生的短暂,恰似飞箭转瞬即逝。让人尚未来得及慨叹“朝为青丝暮成雪”,人生已走到了尽头。

再好的射手也不会射回头箭。一箭既出,永无回头时。人生目标已定,就要努力地去把梦想实现,千万不可半途而废。

江南曲

江南曲 []于鹄


偶向江边秉白蓣,还随女伴赛江神。众中不敢分明语,暗掷金钱卜远人。


赏析:“偶向”说明女主人公“江边采白藏”的举动只是出于偶然,心不在焉,“还随”反映出她做事时的恍惚神情。而这一切,都只因为她思念远人,心烦意乱。接着“暗掷金钱”,牵挂远人又怕人取笑,只好悄悄进行,诗人着力描摹女子欲言又不敢言、欲卜又不敢掷、欲罢又不甘休的种种神情,逼真细腻地表现了女子的思念之情、羞涩之态,富有生活情趣。

阮郎归·初夏

阮郎归·初夏  


苏 轼


绿槐高柳咽新蝉,熏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赏析


此词写初夏时节少女的闺阁生活。初夏悄悄来到她的身边。绿槐、高柳、新蝉,都是初夏的景物,短短七字仿佛让人看到一片阴凉幽静的庭院环境,树影婆娑中传来几声蝉鸣。“熏风初入弦,又是初夏的气候特征。熏风,就是暖和的南风。以上所写的景物分别诉诸于视觉、听觉和触觉,使初夏的到来具有一种立体感,鲜明而真切。“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碧纱白烟相衬,不仅具有形象之美,且有异香可闻,显得幽静闲雅。这时传来棋子著枰的响声,把正在午睡的女主人公惊醒。而棋声能“惊她的昼眠,此为以动写静之妙笔。


  下片写少女梦醒后尽情地领略和享受初夏时节的自然风光。小荷初长成,小而娇嫩,一阵细雨过去,轻风把荷叶翻转;石榴花色本鲜红,经雨一洗,更是红得像火焰。这生机,这秀色,大概使这位少女陶醉了,索性端著漂亮的瓷盆到清池边玩水。水花散溅到荷叶上,像珍珠那样圆润晶亮。可以想见,此时此刻这位少女的心情也恰如这飞珠溅玉的水花一样,喜悦,兴奋,不能自持。

春晚书山家屋壁

春晚书山家屋壁


贯休


柴门寂寂黍饭馨,山家烟火春雨晴。


庭花蒙蒙水泠泠,小儿啼索树上莺。


 


赏析


贯休,俗姓张,字德隐,唐末五代著名画僧、诗僧。


这是一首题壁诗,而承载这首诗歌的是一爿山村的矮墙,晚春时节,诗僧闯入了一个宁静而生动的山村故事里:一场酣雨刚刚停歇,山村经这场雨水的淋洗,是那样的洁净清幽。一场春雨过后,不违农时的农夫自然要抢墒春耕。树上雨滴还在滴落,屋旁山涧泠泠,屋后一缕炊烟袅袅升起,柴门内外飘着饭香。这时,数只黄莺在树枝上跳跃欢唱,引逗得山家孩童站在树下仰头伸胳膊跺脚,缠着大人哭闹着要那黄莺。多么纯美的诗境呀!可以说,“树上莺”鲜艳的颜色,美妙的歌唱,使这寂寂的山家这只古朴的粗瓷碗漾满了生机。


贯休的诗在语言上善用叠字,四句诗中,叠字三见。“寂寂”,暗示出春雨晴后山家春耕大忙,家家无闲人的特点:“蒙蒙”,状雨后庭花宛若披上轻纱、看不分明的情态:“泠泠”,描摹春水流动的声韵。这些叠字的运用,不仅在造境、绘形、模声、传情上各尽其宜,而且声韵悠扬,具有民歌的音乐美。在晚唐绮丽纤弱的诗风中,这诗给人以清新健美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