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考语文分值增加之后

在高考语文分值增加之后


(赵福楼)


(学科网)


北京高考方案公布,在学科成绩呈现的分值上有了调整。最为显著的变化是语文调高了分值,从150分变成180分;英语降低了分值,从150分变为100分。另有一个版本的说法是,英语用等级呈现。


  这与近一段社会舆论的呼吁有关。在现实教育中的学科课程地位上,母语被边缘化,而英语热度很高。两个语言学科,一中一外,民众偏爱于外,这的确是不正常的。换句话说,大众未来生活中,常用的,用来滋养人生和传承文化的学科,这是一个对于本国民众最为有用的学科,其学习被忽视;而另外操习外国语言,绝大多数人,一生并不应用的学科,其学习不断被追高,占用了国人大部分学习时间和精力,这是教育的空耗表现。


  高考方案的调整是一种适应性改变,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意愿,对于课程建设和坚持教育教学的正确导向是必要的。然而,这个以分数差异来体现学科地位的做法,本身却未必是科学的。在总分计量,并以总分排位来决定高校录取结果的条件下,一个学科的分数高低和这个结果相关度很高。学生学习中体现出来的学科优势,其分值的高低变化与其获取的升学结果影响很大。语文学科调升分值。之后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很多,即怎么考来保持高考的客观和准确,维系公平程度,这是考试不可回避的问题。


  语文学科教学有其特殊性。其中有一个特点,是大众普遍看到的,即它是缓见效的学科,如读书是语文实现提高素养的重要渠道,多读书无疑是需要鼓励的,可是多读多少文字,这个总量需要积累到什么时候,才能在个体上有差异化的表现呢?此外,语文在听说读写能力的提高,也缺少有效的训练和指导方法,按照目前的做题、讲解的思路,学生需要比别人多做多少题才能有显著地能力的差异呢?这也是很难说清楚的。现实语境里,少听了课,未必投注很多精力应用在语文课程上的学生,其成绩表现也不落后。所以,语文学科教师在教学有效性上是缺乏说服力和值得学生信赖的。


  在提高学科考试分值后,引发社会重视母语学习的新的环境里,我们的语老师无疑需要破解目前这个语文学习高耗而低效的困局。每一节课,每一篇课文的认知,都应该是有效的;在做题和做题之外,寻找思维发展的途径与方法,让语文学习可教,教而有效。这自然需要引导语文教学研究走科学化道路。以语感为学习增值途径,也许适应在私塾、书院语文环境里,精英学习,不计时间消耗的学习,可是在大众普及性教育,在工业化社会更为重视效率的环境条件下,语文学习的增值势必需要引发足够重视。也即是在语感之外,更要研究语理,找到语言发展的规律,同时适应规律来组织有效的语文教学。


  语文考试中主观性命题总量很多,我们以为这是语文学科的学习特点,即表达中需要有个性化,而思考具有高度灵活性,如此因素决定的。这个命题的认同带来的结果就是,现实考试中,语文学科的考试数据的信度、效度和区分度都是不好的。与其他学科比较,语文成绩是不是更为可信,实现学习能力的区分,社会并不认同。在自主招生中,学校更愿意把数理化的成绩作为学生学习智能的体现。为此,语文学科命题的科学化、客观与公平等都要考量,要进行变革。再有一个难题,就是作文评价。作文是个性化的写作,在审美上也表现为多样发散特点。若把作文的模式和标准更为细化,具体化,则作文就教死了,成为八股文;而若保持开放与自由表达,则无疑会带来作文评价上的难题。以现实评价看,作文成绩趋中,区分度非常不好。在语文学科总分增值的前提条件下,作文的分值或许会被增加,这更加彰显出作文评价上的困窘。而且,现在看这是国际测量上都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


  以分值变化来导向学科的社会重视程度的调整,在理论上或许会产生积极效果。然而,在技术层面的问题还有多多,若操作上不能有效解决如上问题,这个改革的预期也是很难实现的。语文在文学的一面,表现出艺术的特征,其实和美术、音乐近似,是归属于艺术门类的。美术和音乐的在个体才能上的差异化表现,决定了它们的课程评价需要在纸笔客观评价之外,另寻出路。语文若完全归入科学化评价,也许会损失它的文学属性,以及在审美、创造、开放性思维上的优势表现。语文占分少,不被社会重视;而提升分数引起社会关注,更需要这个学科的教学和评价增加有效性和客观度,这在短期内是学科的不解难题。


  也许未来学业的评价需要适度脱离一切服务招生的思维。满足学段学习的监测要求,提供基本水平的测量结果,而且凡是所学都要纳入考评,增加审视的学科。数据的宽度增加了,其实也会为大学自主招生提供选择性。目前急需破解的危局是中小学和大学都在展开抢夺生源的大战。以分数,少数学科的成绩来抢夺所谓优质生源,势必导致这几门学科的成绩被重视,而不考的不学,不是从学生发展需要出发。

学科分数叠加,累积总分,作为录取学生的基本依据,这其实并不科学,也不合理,我们坚持这个做法只是因为这成为习惯,被社会普遍接受了。高校不同专业在录取学生上应该更多体现不同的需求,即他们在几个考试学科分数之外,需要在更能支持学生专业发展的学科上有所考虑。可是目前的高考关注点极少,不能为更为宽广的学科学习做出学业效果的评价。也许今天以添加考试学科的做法不会被社会接受,可是学什么就考什么这是必然趋势,应该做一些舆论准备,而且把考评的分数评价逐步转化为有一定模糊度的等级评价。

年级第一的“孤独”

年级第一的“孤独”


(语文报•高考版)


2012122晚,山东省郓城县实验中学高二学生侯善昱从教学楼上跳下,当场身亡。据悉,侯善昱考试成绩全年级第一。事发前,因为班里调座位,“四位班干部竟无人选侯善昱作为自己这一排的同学”,侯善昱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他“把全年级第一的荣誉证书给烧掉了”。之后班主任将侯善昱叫到办公室谈话,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侯善昱从办公室出来之后,选择了跳楼自杀。


    侯善昱是公认的好学生,比如他“不调皮捣蛋,很老实”。然而却正是因为这些优点,致使他“没有一个朋友”,连调座位也被同学孤立,结果导致悲剧。


    多维解读


    敬畏生命,尊重生命。考试成绩全年级第一,竟然因无人愿与之同桌而选择轻生,让人为之扼腕,这不仅表现出学生的生命意识淡薄,更暴露出生命教育的匮乏。学会善待生命,尊重生命,提高化解危险的能力,应该成为对孩子生命教育的关键。


    善于承受,提高抗打击能力。没有人愿意与自己同坐,不过像在玩“抢凳子游戏”中又败北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侯善昱却积郁于胸无法排遣,进而选择了极端方式。因此,侯善昱之死再次警醒人们,必须重视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教育,让脆弱的心灵多一点“弹性”。


    欲成才先成人,全面发展才是真的好。考试成绩年级第一的侯善昱,按照惯常评价标准,应当是一名“好学生”了。可他成绩突出却缺少朋友,排名靠前却不懂世故,久而久之慢慢被孤立,成为了“处世”方面的后进生。


    一材多用


  (1)生命诚可贵;(2)让心理多一点“弹性”;(3)孤独;(4)素质教育;(5)成才与成人。

张伯苓的理想

张伯苓的理想


南开中学的创办者张伯苓16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洋水师学堂,学习驾驶。毕业后,他参加了“甲午海战”,但军舰一出海就被击沉,这对他触动很大。1899年英国强租我国威海卫军港,张伯苓亲眼看见,第一天在港口升起的清朝国旗第二天就降下来了。强烈的爱国心促使他毅然退出海军,回到天津筹办学校。他四处奔走,筹集资金,终于在1907年办起了南开学校。张伯苓一生全力办教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的人才。


解读:只有祖国的富强,个人才有尊严。为此,张伯苓不余遗力地创办学校,希望能以教育培养振兴中华的人才,其爱国热情让人感动。


素材运用方向:(1)教育与爱国;(2)人生的目标。

从“听写汉字”说“手写文章”

从“听写汉字”说“手写文章”


(完颜平)


(光明日报)


中央电视台《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总决赛在广大观众中引起热烈反响。这一档节目,开始只是在科教频道播出,随着观众关注度持续攀高,改为一套周五晚8点黄金时间播出,进而在全国,乃至全球华人中掀起了一场听写汉字的热潮。


  大赛的帷幕虽然落下,但在键盘时代,深藏于中国人心中的汉字情结却正在唤醒。而笔者则想到了另一面:汉语言文字的真正意义在哪里?书写固然重要,但书写的根本目的是“以字成文”,表达思想,也就是通常我们讲的“写”文章。于是,由字及文,思考起“现在还有多少文章是‘写’出来的”。


  电脑“作文”,键盘“写字”,已成为信息化时代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无键不成文,更多的文章是“敲”出来的,而不是“写”出来的。当然,习惯于用电脑写文章的人可能不同意这种说法,认为笔和键只是不同的书写工具,以键代笔是一种进步,怎么用笔就是“写”,而用键就是“打”呢?


  笔者体味两者还是有所不同。以前,我一直是用笔写的,不用笔就硬是写不出“自己的东西来”,现在偶尔也用键盘写,但键盘上展现的和笔尖下流淌的东西还是不完全一样:当用笔书写的时候,笔尖和大脑有一根无形的神经紧紧连在一起,形成互动,甚至在瞬间碰出火花、产生灵感,这样产生的文章,不是生硬的文字组合,而是有血有肉的思想和艺术。当然,这仅是个人感受而已。


  当下,“手写行为”日渐退化的同时,现实中文章的“电脑病”正蔓延开来。电脑在给我们写作提供海量信息和便捷方法的同时,也产生了一定的负面效应。如有的有电脑依赖症,选题确定后,不是进入“自我创作”状态,而是“打开电脑”,输入关键词,四处搜寻,而后剪剪贴贴,一篇文章很快便“写”了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电脑往往“主导了人脑”,甚或“取代了人脑”,使你在不知不觉中“让渡了思考的权利”。那些成文的东西,好像是你的,实际上又不完全是你的。这也许就是信息时代有的人“几天可以写一部书,却往往写不出一篇好文章”的重要原因。一些人在改变书写习惯的同时也改变了思考的习惯,甚或在键盘进化、纸笔退化中消解了“自我思考的能力”。

千古名篇出自手,如果“天下文章电脑抄”,殃及的则是中国传统写作文化的传承,而我们对此恰恰还缺乏足够的认识和警醒。就像有些人在汉字听写现场才发现自己原来不得不“举白旗”一样,假如中央电视台举办一档《中国汉文写作比赛》,又有多少人能在现场,用笔即兴“写”出好文章呢?

为什么有些知识无法改变命运

为什么有些知识无法改变命运


(光明日报)


当前,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有人说,城市中最早起的人是清洁工、公交车司机和赶公交的学生。“压力山大”是大多数学生的自我评语,“家有读书郞,全家一起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很多人说,“我们的教育有问题”,但是孩子们失去快乐童年的根源,却不是教育本身。家长们不反对“劳动者光荣”的观念,但那是对别人。对自己的孩子,只有做“栋梁”“精英”的期许和成功与淘汰的二分法,如何要求孩子常怀一颗平常心?在追求快节奏、高速度、成功率、欲望不灭、加分不止的氛围里,怎么可能让孩子有发展个人兴趣的从容?从这一点上来说,教育,不管是学校教育还是社会教育,都应当是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应当操之过急,斧锯加身。有各种各样的成器,有早慧的,有平常的,有大器晚成的,教育者不应当按照固定规格施教。为分数下降而轻生的花季少年,为所有活着的人留下启示:孩子健康愉快,胜过一切。家长们要想通这一点,坚信这一点。可是,在一段时间里,有些学校寒暑假不设补习班,首先反对的就是学生家长。这种状态下,哪有“快乐童年”!


    作家韩少功说,我们很多史学教科书基本上是帝王史、政治史、文献史,但缺少了生态史、生活史、文化史。换句话说,我们缺少底层史,这是“儒家传统中最常见的缺点”。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在文章中,将“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与“士大夫之族”相对立,对前者的轻视显露无遗。今天我们说“知识改变命运”,但这个知识却不是指生活中的知识、实践中的知识,而是指有文凭作证明的那一类知识。


    种地、放牛、挖矿、开车这类知识,本来是天地间最宝贵的知识。但在一些人眼里,它们不足以改变你的命运,只有那些文凭能证明的知识才能改变你。而这个改变,可能意味着生存条件的全面改变。“假如有一天,我能幸运地逃离这块土地,我决不会再回来”,我要“提成军官,为父母争气,与地瓜离婚”,这是当年莫言离开老家高密东北乡时的心情,应该也是今天大多数学生特别是农村学生走向学校时的心情。好好读书、上好高中、上好大学,毕业后再考个铁饭碗,是学生的希望,也是学校的目的,而越缩越小的铁饭碗通道,必然转化为学校教育的无穷压力。


    要让孩子快乐,必须让他们有更多的生活选择,让机会的通道大些,再大些,让每一个普通劳动者都可以体面地生活,为孩子们做榜样。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努力让人民过上更好生活”,只有这样,“改变命运”的重担才不会让孩子“压力山大”。


    点析:


在当今社会下,如何让孩子常怀一颗平常心,如何让孩子有发展个人兴趣的从容,是整个社会共同的责任。知识,不仅仅是一张文凭就可以证明的;价值观,更不是单纯的教育就可以培养的。这些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狼爸”教育引热议

“狼爸”教育引热议


有一位父亲,他的口号是“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只要孩子的日常品行、学习成绩不符合他的要求,就会遭到严厉的体罚。他的四个孩子中有三个被北京大学录取,他就是被称为“中国狼爸”的萧百佑。“狼爸”的教育模式1115被媒体报道后,短短十几个小时,相关微博就突破了50万条,网友纷纷转发评论,一时间,“狼爸”式教育在网上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另外,他始终相信,在中国长大和发展的孩子必须用传统的方式教育。他的4个孩子从刚会说话开始,必修课就是《声律启蒙》《三字经》《琵琶行》,如今皆是品学兼优、才艺俱佳,琴棋书画各有所长,而且知书达理、谦和恭让。


【解读】


教育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赏识教育也罢,惩罚教育也罢,各有其长短。重要的是,家长应该意识到,对孩子的爱和尊重,循循善诱地走入孩子的心,让孩子拥有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人格,才是成功的教育。


【适应主题】


教育、成长、心理健康、个性、爱的方式……

男孩危机

男孩危机


(语文报·高考版)


  男孩危机是中国大陆的青少年研究中心专家提出的一个论点,指男生在学业、体质、心理及社会适应能力等各方面都落后于同龄女生的现象。男孩危机是全线性的危机,从中小学到大学,男孩危机日趋严重。男生学业落后乃至失败,对个体和社会都将产生重大影响,而且,这已成为一种国际性的现象。


    更糟糕的是,男孩危机并不仅仅限于学业,男孩在体质、心理及社会适应的各个方面都面临更多的“麻烦”。于是,“拯救男孩”的口号应运而生。


    微评


    以升学考试为核心的应试教育,是男孩危机中最为凶猛的杀手,并因此加剧了所有危机对于男孩的伤害。因此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必须要注意男孩与女孩的生理、心理发展的特点和规律,“因性施教”,让男孩多一些“刚气”,少一些“娘气”,使男孩的特长得以发挥,个性得到培养。


    一材多用


(1)    保护个性;(2)因材施教;(3)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三段让人难忘的对话

三段让人难忘的对话


语文报·高考版


1887年,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曾向李鸿章建议进行教育改革,为此,清朝每年要在教育上投入100万两白银。李鸿章的答复是,中国政府承担不了这么大一笔开销。李提摩太说:“那是‘种子钱’,必将带来百倍的收益。”李鸿章问:“什么时候能见成效?”李提摩太回答:“需要二十年才能看到实施现代教育所带来的好处。”李鸿章说:“我们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1898年,近代改革家王照对康有为说:“我看只有尽力多立学堂,渐渐扩充,风气一天一天改变,才能实行一切新政。”康有为说:“列强瓜分就在眼前,你这条道如何来得及?”


    1905,严复与孙中山在伦敦会面。严复说:“以中国民品之劣,民智之卑,即有改革,害之除于甲者将见于乙,泯于丙者将发于丁。为今之计,惟急从教育上著手,庶几逐渐更新乎!”孙中山说:“俟河之清,人寿几何?君为思想家,鄙人乃实行家也。”


 


    多维解读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李鸿章、康有为、孙中山等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将中国的改变寄托于一系列其他的政策或措施之上,就是不愿意从基本的教育着手,这让他们的每一次政治谋划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千秋基业,教育为先,只有抓住主要矛盾,才能解决为题。


    李鸿章、康有为、孙中山等着急要成果,不愿意耐心经营、慢慢等待,这是急功近利,只顾眼前效益,不顾长远发展。百年大计,万万不可急于求成,否则“等不及”将变成“来不及”。


 


  【一材多用】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2)放眼未来;(3)投入与产出的辩证关系;(4)教育为社会进步的根基;(5)宏大变革,成败在于细节。

不一样的教育

不一样的教育


(语文报·高考版)


 红之左


    现在的班规,大多数是老师说了算,要求学生应该怎样。武汉市新洲区邾城街第六小学五(1)班的班规是由老师和学生共同制订、民主表决通过的。在这些班规中,除了管尽学生的方方面面之外,还有3条是专门管老师的:1.老师必须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个学生,尽职尽责地做好自己的教书育人工作,不得无故打骂学生,违反就要被罚向学生道歉。2.老师不得无故迟到旷课,违反罚扫地一次。3.老师不得无故拖堂,占用其他课程,违反罚唱歌一首。


  黑之右


    2013110,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一名高三女生涵涵从深圳龙岗中心城城市花园20栋楼顶跳下,结束了自己18岁的生命,她前一天晚11时写下一封遗书,表明自己要死的决心。


    邻居们表示,一个月前,女学生与母亲在学业上发生了一些矛盾。据介绍,女孩的父母在深圳开了一家小工厂,学生今年18岁,是在龙城高级中学读高三,今年就要参加高考。他们家一共有三个姐妹,死者是家中三姐妹中的老大,以前在韶关老家读书,由奶奶带大,中学时候才从老家送来深圳读书。由于韶关教学与深圳教学水平有差距,所以她读书比较吃力,因为马上就要进行高考,孩子被怀疑压力过大与家人发生矛盾,最后选择轻生。


    见仁见智


    班规是由老师和学生共同制订、民主表决通过的,并且还有三条是给老师规定的,这三条规定一般在学校不会见到,这种个性化的教育使老师和学生互相理解,尊重,给了孩子们更融洽和谐的学习环境。


    高三女生涵涵跳楼自杀的事件让人们为之痛心,她缺少父母的理解和关爱,也没能体谅父母的良苦用心,使得两代人之间代沟越来越深。而面对人生中必然的磨难,涵涵不能以乐观心态面对,最终导致轻生。


    不一样的班规,使得学生们有了融洽的环境和学习氛围。而高三女生涵涵却因为和父母彼此缺少沟通与理解尊重而跳楼自杀,令人遗憾惋惜。


    一材多用

个性教育;(2)尊重;(4)理解;(5)机制与环境;(6)代沟;(7)乐观。

舌尖上的高考作文

舌尖上的高考作文


(中国青年报)


    678日——谐音“录取吧”,一年一度的高考启幕,全社会的神经被调动起来,我这个“局外人”亦不例外:就在前一天,接到一位编辑约稿,让我就今年高考作文写一篇“下水文”,或对作文题优劣进行评判。


    近几年,年年都接到类似“活计”,我都成了考生,每年此时都要交一份试卷。倒不完全是不会写,也不怕写不好,实在是越来越觉得紧盯着作文题置喙没啥意思:撰文批判作文题不切时事、缺乏新意、空洞无物……自己年年如是地仿作、点评,又何尝不是一种弊病?


    我是准备撂活了,但树欲静而风不。到了7日早晨,打开一些网站,为高考、为作文专设的“专题”已经就绪,就等“狗仔队”将作文题早早弄来,按全国、省(市)一一罗列出来,并以谁家抢先发布为荣,然后组织专家点评、名家仿作、大家创作……仿佛语文只有作文,高考只有作文。


    不仅媒体如此,早晨经过一个考点,送考的家长围在一起散议,说的也全是作文题:“不知道今年会出什么作文题”;“有人怀疑是‘舌尖上的——’”;“有专家说十七届六中全会的文化可能是重点”……这些让我想起一位朋友的“解读”:如果没有高考作文这个“谈资”,家长们在外面怎么熬呀!


    这是玩笑,当不得真。作文不是教育部门对家长们的“人性化关怀”,也不是给媒体的话题或报料,全社会的舌尖扎堆于高考作文,这除了作文分值最大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它的议说“门槛”很低,不象数外物化那样“崇尚权威”,多数人都能介入作文的猜题、讨论中,各类专家更易充当“话语精英”。


    其实,作文题没那么“媚俗”,它的诞生也就是命题组几个头脑“交集”的结果,不迎合大多数人的诉求,更努力不让谁谁谁猜中,甚至没有考虑到那么多考查写作能力之外的东西。一位参加过命题的老师揭秘,专家年年分析作文命题如何如何、有多少个性,实际过程中哪顾得了那么多?套用一个说法,是“我们不过随手扔了一块香蕉皮,结果他们全都如愿地踩上了”。


    作为“过来人”、懂行人,我还想告诉大家:语文不是只有作文,高考也不是只有作文。虽然作文分值很大,但要想高出5分、10分,那是两个评分档次的事,是很不容易的;语文的一个阅读题、数理化的一个大题目、各科的三四个选择题,足以抵得上这方面的高下。就“分”而言,紧盯住高考作文喋喋不休,实在有失简单甚至幼稚。

舌尖上的高考作文,就散了、淡了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