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筝

听筝


〔唐〕柳中庸


抽弦促柱听秦筝,无限秦人悲怨声。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鸟识花情。


谁家独夜愁灯影?何处空楼思月明?更入几重离别恨,江南歧路洛阳城。


赏析:这首描写筝声的诗,着眼点不在表现弹奏者精湛的技艺,而是借筝声传达心声,抒发感时伤别之情。诗人展开联想,以新颖、贴切的比喻,集中描写筝弦上所发出的种种哀怨之声。诗中重点写“声”,却又不直接写“声”,没有用一个象声词。而是着力刻画各种必然发出“悲怨声”的形象,唤起读者的联想,使人见其形似闻其声,显示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筝声如同柳条拂着春风,絮絮话别;又像杜鹃鸟绕着落花,啁啁啼血。那柳条摇荡、柳絮追逐、落英缤纷、杜鹃绕啼的暮春情景,仿佛呈现于读者的眼前;春风、杨柳、花、鸟,情怀逼露,更加渲染出一片伤春惜别之情。

思远人

思远人


晏几道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赏析: 这是一首思念怀人之作,这首词表达了对远方行人的深切思念。上片首句起兴,以红叶黄花染绘出深秋的特殊色调,渲染离别的悲凉气氛,女主人公因悲秋而怀远,暗寓闺中人悲年华消逝之忧愁,故思念千里外的爱人,云来雁去不见来信,又无处可寄音书,增添对远方行人绵绵不尽的思念情怀。下片另开思路,正因无处寄书,离愁别恨如是之深,更增悲感而弹泪,泪落不尽而临窗滴下,有砚承泪,遂以研墨作书。由于情到深处,在作书时不停流泪,泪水落到纸上,红笺因而褪去了颜色。


全词用笔曲丽,宛转入微,味深意厚,尤见巧思。

野菊

野菊


(宋)杨万里


未与骚人当糗粮①,况随流俗作重阳。政②缘在野有幽色,肯为无人减妙香?


已晚相逢半山碧,便忙也折一枝黄。花应冷笑东篱族,犹向陶翁觅宠光。


【注】①糗粮:干粮。首句典出屈原《离骚》“夕餐秋菊之落英”句。


②政:通“正”。


赏析:本诗首联点出野菊既不能作为骚人文士用来饱腹的“糗粮”,也不曾被习俗当作重阳节观赏的名花,是那样的平凡。


颔联描写野菊虽然独自生长在山间野地,但是花色清淡、香气清馨,不因无人欣赏而自减其香,不为外部环境而改变内心的高洁,无拘无束,悠闲自得。


颈联描写诗人傍晚经过时看见满山郁郁葱葱的野菊,禁不住诱惑折了一枝,表达了诗人对野菊的喜爱和欣赏。


尾联化用了陶渊明“采菊东篱下”的诗句,表达了作者淡泊人生,与世无争的生活志趣。


本诗运用托物言志的手法,以菊喻人,表现了诗人率性自然、超凡脱俗的品格,以及不媚俗邀宠且狂放不羁的情怀。

虞美人

虞美人


陈与义


张帆欲去仍搔首,更醉君家酒。吟诗日日待春风,及至桃花开后却匆匆。


歌声频为行人咽,记着樽前雪。明朝酒醒大江流,满载一船离恨向衡州。


赏析:上片开篇直抒留恋之情,以“搔首”踟蹰来描写难舍难分之意。紧接着的“更醉”让友情更深一层。此情此景,令词人想起了往昔,两人曾经一起唱和酬答,在诗中盼望春天的到来,而今春到桃花开,却要匆匆而别。“日日”交代两人交往过密,关系融洽;“匆匆”表现两人骤然分手时的惆怅。


眼前景物的描写,往昔旧事的追忆,烘托出浓浓的依依惜别之情。下片前两句仍然写送行宴上的情景。临别之际,歌姬频频而歌,几次呜咽不能成声。词人记着歌者,就是记着此次分别,也就记着送别的友人。最后两句写别后的思念之苦,想象“明朝酒醒”的情况,大江涌流,词人把抽象的离恨之愁比作具体的事物,生动形象。同时末句回应了上片首句,既使全词浑然为一体,又令人感觉情意绵长,悠然不尽。

余杭四月

余杭四月


  白珽


四月余杭道。一晴生意繁。朱樱青豆酒,绿草白鹅村。


水满船头滑,风轻袖影翻。几家蚕事动,寂寂昼门关。


赏析:四月乍晴,万物复苏,争奇斗艳,一派生机,乡下进入农忙时节。有樱桃绿草白鹅悦目,有青豆配酒爽口,船行水上,轻快疾驰,有春风拂袖,所见农户白天闭门,原是为了保养小蚕,由自然景物到社会场景,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生意”(生机)。


诗句运用朱、青、绿、白四种颜色,明丽喜人,相互映衬,烘托出一种清新的四月乡间独特的风貌,传达出诗人愉悦而闲适的心情。还采用意象叠加的方式巧妙地将乡间独特物象樱桃、豆、草、鹅排列在一起,勾勒出一副生动的乡村春意盎然的图景,烘托静谧的气氛,表达了诗人闲适而悠游的情怀。

暮春浐水送别

暮春浐水送别


〔唐〕韩琮


绿暗红稀出凤城①,暮云楼阁古今情。行人莫听宫前水,流尽年光是此声。


注:①凤城:京城。


赏析:时值暮春,已是叶茂枝繁,故说“绿暗”;花飞卉谢,故说“红稀”。诗人选用“暗”“稀”二字,意在以暗淡色彩,隐衬远行客失意出京,气氛沉郁。友人辞“凤城”而去,作者依依惜别,心情很不平静。暮云中的楼阁映衬着帝京的繁华,慨然勾起“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惆怅。作者此时脑海中翻腾着种种激情──契阔离别之情、忧国忧民之情以及壮志未酬之情,而这些复杂交织的心情,又都从宫阙洒满斜晖的暮景下透出,隐然有夕阳虽好,已近黄昏,唐室式微,摇摇欲坠之感。历代兴亡,茫茫百感,一时交集,萃于笔端,俱由这“古今情”三字含蕴了。


“古今情”也引出了三、四句的抒情。“行人莫听宫前水,流尽年光是此声。” “听”字表明不忍听又无法不听,只好劝其莫听,这是何故?答曰:“流尽年光是此声”。古往今来,多少有才之人,为跨越宫前水求得功名,而皓首穷经,轻掷韶华;古往今来,多少有为之人,为跨越宫前水干禄仕进,而拜倒皇宫阶下,屈辱一生;古往今来,又有多少有志之人,驰骋沙场,立下不朽功勋,终因庸主不察,奸臣弄权,致使“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空死牖下。正是这条宫前水,不仅流尽了千千万万有才、有为、有志者的大好年光,而且也流尽了腐朽没落、日薄西山的唐王朝的国运。

子规

子规


(元)曹伯启


蜀魄曾为古帝王,千声万血送年芳。贪夫倦听空低首,远客初闻已断肠。


锦水春残花似雨,楚天梦觉月如霜。催归催得谁归去,唯有东郊农事忙。


【注】子规:即杜鹃,又名蜀魄、蜀魂、催归,相传为古蜀王杜宇所化。


赏析:本诗首联点出杜宇的传说,在暮春初夏,望帝杜宇化身子规哀鸣,啼声凄切,年复一年催人归去。


颔联描写听到杜宇的哀啼后,贪夫倦于听闻却徒劳无奈、难以排遣的惆怅之情;远客听到后愁思不已,表达出了思乡难归之情。


颈联描写春已残,花飘零,黯然失色的锦水春景,异乡梦醒,月光如霜,烘托出思乡难归的惆怅和凄清冷寂的氛围,表达了思乡难归之情。


尾联照应颔联,杜鹃鸟儿鸣叫,叫声里不断催促人们。但是贪夫不会被催去归隐,远客想归去却不能够。只有乡郊的人们被催促着去忙农事了。

全诗暗含对远客不得归愁思的同情。

沁园春-寒食郓州道中

沁园春寒食郓州道中


〔宋〕谢枋得


十五年来,逢寒食节,皆在天涯。叹雨濡露润,还思宰柏①;风柔日媚,羞见飞花。麦饭纸钱,只鸡斗酒,几误林间噪喜鸦。天笑道:此不由乎我②,也不由他③。


鼎中炼熟丹砂。把紫府清都作一家。想前人鹤驭,常游绛阙;浮生蝉蜕,岂恋黄沙?帝命守坟,王令修墓,男子正当如是耶。又何必,待过家上冢,昼锦荣华!


[]①宰柏:坟墓上的柏树,也称“宰木”。


②我:指天。 ③他:指蒙元贵族。


赏析:词的上片,虽沉痛悲愤,但其基调却显得低沉,由寒食节起笔,表达对祖茔坟冢的眷念之情。寒食节是祭扫祖茔的日子,经常是细雨濛濛,在这样的天气里,最容易引起在异乡飘泊的人“宰柏”之思。而在风柔日媚的天气里,面对热闹的景象,国破家亡,自己无力挽救,只能埋名深山,岂不羞对!末句从字面看好像很放达,实际饱含悲愤且故作反语,既怨天又尤人,达到嘲弄讽刺的效果。表明作者无时无刻都在思国念家,痛苦不堪。


下片则变为至大至刚,对于自己的去处作者早已深思熟虑,胸有成竹,如同鼎中丹砂炼熟,随时可以升天,以紫府清都为家,早已有了死亡的准备,充满视死如归的精神。后面四句用“想”字领起,承接上句进一步发挥,神仙或得道之士每骑鹤上天,游于绛阙,其乐无穷;而世俗之身,岂能留恋于“黄沙”尘埃浊世。他不想苟且偷生,屈节苟活,表明了作者的心志。

这首词先抒发思乡之情,继而抒发报国之情,视死如归,全词慷慨悲歌。

鹊桥仙

鹊桥仙


〔宋〕陆游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①西住。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


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时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

    []①钓台:相传为汉代严子陵垂钓之地,在桐庐(今属浙江)县东南。西汉末年,严光(字子陵)与刘秀是朋友,刘秀称帝(汉光武帝)后请严光做官,光拒绝,隐居在浙江富春江。

 

    赏析:陆游这首词虽然是写渔父,但其实是作者自己咏怀之作。上片前两句写渔父的生活环境,“家在钓台西住”,借用了严光不应汉光武的征召,独自披羊裘垂钓于富春江上的典故,以此来喻渔父的心情近似于严光,渔父虽以卖鱼为生,但是他远远地避开争利的市场,生怕走近城门。下片三句写渔父生活规律和自然规律相适应,无分外之求。不像世俗中人那样沽名钓誉,利令智昏。最后两句承上片“钓台”而来,说严光还不免有求名之心,这从他披羊裘垂钓上可以表现出来。严光虽辞去光武帝的征召,但还有名利之心。陆游因此觉得“无名”的“渔父”比严光还要清高。

日暮

日暮


杜甫


牛羊下来久,各已闭柴门。风月自清夜,江山非故园。


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头白灯明里,何须花烬繁。


[赏析]首联描绘夕阳的余晖洒满偏僻的山村,一群群牛羊从田中归来,家家户户关闭起柴扉,享受晚间的团聚。句中的“久”字更凸显出山村傍晚时的闲静。颔联描绘晚风清寂,月光皎洁,山川在月下美丽如画,可这并不是自己故乡的风物!“自”与“非”是句中的关键字,看似平淡的述说中郁结着化不开的悲愁,深曲委婉地表达了怀念故园的深情。


颈联两句故意将词序错置,更加突出“暗”和“秋”的深沉意蕴,清冷的月色照满山谷,幽深的泉水在石壁上潺潺而流,晶莹的露珠凝聚在草叶上,不时坠入秋草丛中,在凄寂幽邃的夜景中,隐隐流露出一种迟暮之感。尾联描写花白的头发和明亮的灯光交相辉映,尽管面前的灯花斑斓繁茂,但诗人却倍感烦恼。“何须”一句饱含心酸的眼泪和痛苦的叹息。

整首诗都没有从正面表达诗人怀念故园的愁绪,只在结尾嗔怪灯花报喜,仿佛喜兆和自己根本无缘。这样写含蓄蕴藉,耐人寻味,给人以鲜明的印象和深刻的感受,艺术上可谓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