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度一:以科学为评判的唯一标准

角度一:以科学为评判的唯一标准

 1.内涵解读:

作为科学家,魏坤琳以科学为评判的唯一标准,在《最强大脑》节目中拥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威。科学造就权威,科学树立权威。按科学行事,则事兴;逆科学处事,则事衰。

2.运用方向:

(1)科学态度;(2)科学行事;(3)标准;(4)科学造就权威;(5)科学树立权威;(6)兴与衰……

3.片段示范:

魏坤琳多次强调:“科学是我评判的唯一标准。”这种不折不扣的科学态度,不能不令人折服。因为太过理性,魏坤琳的态度动辄就会引起现场嘉宾、观众的不满。但只要冷静下来一想,你就不能不对魏坤琳表示理解和支持,因为《最强大脑》节目选择的是最强大脑,它将要代表一个国家与世界角逐,作为评判人,必须有一个理性的评判标准。这个标准与技能无关,与情景感动状况无关。所以说,魏坤林坚持己见,用客观公正的态度去评判,不受感性思维影响,是值得肯定的。(《冷面判官”魏坤琳背后是科学态度》)

让科学酷起来

让科学酷起来

——“科学男神”魏坤琳素材透视与运用

(刘玉辉)

(语文报高考版)

他是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博导,主要研究人脑是怎么工作的,以及人是如何控制运动的。他就是作为“科学判官”加盟《最强大脑》节目的魏坤琳。

魏坤琳说,他最初答应参加《最强大脑》的动机,纯粹是为了“好玩”。当然,他也想借此机会看看大众传媒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节目中,他担任科学评审,为节目提供人脑认知方面的知识。试录的前几期里,他说自己很不适应,看着其他三位评审在那里七嘴八舌,而他却不知道怎么插话。伴随《最强大脑》开播后收视率的一路走高,这个年轻帅气、充满权威感的科学家与他那句“科学是我评判的唯一标准”的台词,迅速地火了起来。

把魏坤琳推向科学传播和大众传媒的重要“推手”是网名全称叫“橘子帮小帮主”的人。在《最强大脑》开录之初,橘子都会到现场。她说自己还是担心魏坤琳在台上太快人快语了,一边观看,一边发短信给他,建议“还是稍微要和节目的节奏、气氛相协调一下”。连续几个月,每周飞到南京和节目组“摸爬滚打”一天,这也让魏坤琳大致明白了电视节目是如何制作出来、需要运用怎样的电视语言、大众心理对科学的预期又是怎样的。“至少,我的体会要比一般的科学家更深一些。”节目里,他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威,选手们晋级与否,可能就取决于他的一句话。

魏坤琳说,自己有一个影响他人的“野心”。“我试图去影响年轻人,包括自己的学生,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我希望让他们觉得做科学研究是件很酷的事,玩着玩着就把研究做到了最好。而且,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开开心心的。”“好多做科学研究的人没有了自己的生活,我希望他们有很丰富的个人生活。”

 

虞美人 宜州见梅作

虞美人 宜州见梅作

〔宋〕黄庭坚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阑风细得香迟,不道晓来开遍、向南枝。

玉台弄粉花应妒,飘到眉心住。平生个里愿杯深,去国十年老尽、少年心。

【赏析】这首词极尽曲直疏宕抒情之能事。全词由景入手,婉曲细腻;以情收结,直抒胸臆。

上阕开头第一句便以惊喜的口吻说“天涯也有江南信”,身处贬所居然能看到江南常见的梅花,词人很诧异。身处荒凉之地的词人曾经无比的失落和绝望,甚至忽略了春天已经来临和自己曾经的人生理想。“也有”一词,是始料未及、喜出望外的口吻,可见环境比预料的好。“梅破知春”,他不仅欢呼春天的到来,更对自己人生之旅的冬天即将过去充满信心。情感表达上先抑后扬,写出了此时此刻的惊喜和心生希望之情。紧接二句写梅开。梅花开得那样早,那样突然,夜深时嗅到一阵暗香,没能想到什么缘故,及至“晓来”才发现向阳的枝头已开满了。“也有”表现出第一次惊喜,“不道”则是又一次意外,作者的惊喜不迭溢于言表。

下阕,“玉台”二句写梅花的开放引起群花的嫉妒,只好住到美人眉心。这里曲笔写出词人在朝廷受到小人的排挤诽谤,远谪天涯的人生处境。经过层层铺垫之后,情感渐趋高潮,词人直抒胸臆。“平生”两句,直叹自己命运的坎坷,每日只能以酒浇愁,“十年老尽、少年心”。

瀑布联句

瀑布联句①

〔唐〕黄檗 李忱

千岩万壑不辞劳,

远看方知出处高。

溪涧岂能留得住,

终归大海作波涛。

【注】①联句:香严閒禅师黄檗作前两句,唐宣宗李忱续后两句。

【赏析】这是一首托物言志的诗,描绘了冲决一切、气势磅礴的瀑布之景。深山中无数细流,在经历“千岩万壑”的艰险后,终达崖前,形成壮观的瀑布,赋予无生命之物以鲜活的性格,充分被人格化,写得有气魄。“不辞劳”三字有强烈拟人色彩,充溢着赞美之情,隐含着经历波折和磨难方能锤炼伟大人格的哲理。近看瀑布,飞流直下,却又不能窥见其“出处”。唯有远望,才知道它来自云烟缭绕的峰顶。第二句着重表现瀑布气象的高远,隐喻人的凌云壮志。写瀑布经历不凡和气象高远,刻画出其性格最突出的特征,同时酝足豪情,为后两句充分蓄势。第三句忽然说到“溪涧”,照应第一句的“千岩万壑”,在诗情上是小小的回旋。小小溪涧式的安乐并不能使它满足,它心向大海,不断向前。惟其如此,它才能化为崖前瀑布,最终东归大海。由于第三句的回旋,末句更有冲决的力量。“岂能”与“终归”前后呼应,表现出一往无前的信心和决心。“留”“归”“作波涛”等的使用极形象,引人联想到豪情壮怀。

全诗平白如话,通俗易懂,意蕴典雅,富有激情,读来使人激奋,受到鼓舞。

是什么让诗意富有张力

是什么让诗意富有张力

——说“疏密”

(韩惊鸣)

(语文报高考版)

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意境是由一个个意象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列组合而形成的,它不是一个个意象的简单相加,而是意象的有机结合,它是一种充满着审美意蕴的境界。因此,诗人在创作时,不但要善于捕捉典型“形象”入诗,而且要“随物赋形,敷色设彩”,渗入审美情感,形成审美意象。那么,应该由多少意象来构成意境呢?这就涉及到意象的疏密问题。一般来说,疏密有致是诗人们追求的目标。

疏密有致,原指园林的布置或布局既有稀疏浅淡处,也有茂密浓重处;也形容物品摆放或绘画作品布局合理,很有规律,容易产生情趣。诗歌的疏密手法,主要是指描写人、事、景、物的密度。密度小者为疏,密度大者为密。疏者大笔勾勒,重在传神;密者多为工笔细描,重在铺写渲染。疏利于写大景,密利于写小景。在古代词、曲中,一般来说,婉约者较密,豪放者较疏。

由于古代诗歌的篇幅相当有限,而作者又希望在有限的篇幅内承载更多的意蕴,这就会促使诗人对于意象密度的追求。假如诗句或诗篇中包含的意象较多,也就是意象的密度较大,它所承载的意蕴就越丰富,或者说所传达的信息量就越大,如此就更能达到言约意丰的效果。“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两句,各用五个字营造了三个意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诗人只把六个意象连缀成句,除此之外不着一字,意象密度高却是干净利索。除了“鸡声”之外,五个意象都具有鲜明的画面感,可以称为视觉意象。在万籁俱寂的清晨,响彻远近的“鸡声”则是动人的听觉意象。它们为读者展现了一幅极其生动、丰满的早行图景。句中虽无一字直接抒情,然而早行的辛苦、心境的寂寞皆渗透在这些物象之中,读来令人恻然心动。如果不是意象如此密集,恐怕难以在寥寥十个字中表达如此丰富的内涵。

诗歌艺术妙在灵活多变,如果全篇各句密度都很大,那就难免“浓得化不开”,以致读者感到疲劳,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王维《山居秋暝》)这是一首千古传诵的名篇,后人的赞扬之词甚多,但是它也招致了一些贬议,原因正是由于此诗意象过于密集。意象过密会妨碍诗歌意脉的流动,从而显得堆垛、板滞。一般说来,同类的意象过于集中会产生繁沓、重复的弊病,还会给读者带来类似审美疲劳的厌倦感,从而招致批评。

所以,疏密搭配十分要紧。很多优秀的诗歌中,诗人们往往采用疏密结合的手法,构成一定的意境。如杜甫的《登高》中“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四句:前两句“风急”“天高”“猿啸”“渚清”“沙白”“鸟飞”,每句三个意象,显得绵密急促;后两句“落木”“长江”,每句一个意象,显得意象稀少而疏阔。从美学角度看,因为密产生了一种紧促感,疏产生了一种弛缓和开朗感,一紧一缓之间,给欣赏者带来了心理的愉悦。而作者营造这一密一疏的艺术形象,又将秋天特有的景物放于宏大的背景中,相互映衬,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李白《渡荆门送别》)诗歌中间四句意象密度都不小,但是它们所展现的是一幅幅动态的画面,句中的意象均呈流动之姿,故毫无板滞之弊。此外,首联与尾联的意象密度较小,而且全诗顺着时间的次序逐步推进,意脉非常流畅。

在诗歌中,意象有疏有密,疏密不同,表意及其风格也就存在差异。但优秀诗人都会有意无意地把诗歌意象的密度控制在比较合理的程度,从而写出疏密有致的佳作。

浣溪沙 梦中作

浣溪沙 梦中作

〔金〕王礀

林樾人家急暮砧。夕阳人影入江深。倚阑疏快北风襟。 雨自北山明处黑,云随白鸟去边阴。几多秋思乱乡心。

【赏析】句句写景,处处关情。

词人着眼于景象的描写,把自然界客观的无生命的物象,赋予了思乡的浓厚色彩,从而含蓄地描写出主人公客居他处的情景,表现出其寂寞孤独、苦闷急切的归宿感和思念之情。纵观全词,六句全部写景,景中处处含情,给人留下挥之不去、寓意独特的深刻印象。

上片,作者为我们描摹了一幅饱含情意的乡村水墨画。其间的树林、村舍、流水、落日、渔人这些意象所构成的意境,给读者增添了闲适恬美、悠然幽静的乡村色彩和迷离扑朔、色彩玄幻的乡村暮色图景,一切都显示出静雅和美,似乎看不出作者的心迹。

而下片中天地间留下的那个仍旧凭栏远眺的游子,独自面对忽至的风雨,深切地思念着烟雨笼罩的远方家乡和远方的亲人。

寒夜次潘岷原韵

寒夜次潘岷原韵

〔清〕查慎行

一片西风作楚声,

卧闻落叶打窗鸣。

不知十月江寒重,

陡觉三更布被轻。

霜压啼乌惊月上,

夜骄饥鼠阚灯明。

还家梦绕江湖阔,

薄醉醒来句忽成。

【赏析】清代诗人查慎行的诗仿效苏轼、陆游诗风,多记行旅,善用白描,把深藏于胸的感情寄寓在貌似平淡的景物描写之中。

诗歌写的是作者在湖北一家客栈中的情景。诗的前三联写的是景:寒冷的深夜,诗人从薄醉中醒来,只听到西风像楚歌一样唤起他的思乡之情。诗人躺在床上,西风刮起的落叶敲打着窗户,声音非常凄凉。诗人离家在外,不知道十月的荆州江面上寒气很重,再加夜深更残,陡然觉得盖在身上的布被子是那样的没有重量,不能御寒。被寒霜冻醒的啼鸟,睁眼看见月光,惊吓得疾飞而出。饥饿的老鼠仗着黑夜骄横地瞪着灯光。这是一种多么孤绝的情景啊!诗人把自己的思乡之情完全寄寓在这样的情景之中。这种情景既是诗人思乡的缘由,也是诗人思乡的产物。所谓“情由景生,景因情生”,就是这个道理。但是,思乡之情来了,诗人也不见得很愁苦。虽然还乡之梦生于江湖之上,但是,他醒来也不过只是卧听落叶风声而已,并无更进一步的想法或动作。诗人此时并不去排解思乡之苦,而是听之任之,到了情深之处便戛然而止,表现了诗人超凡脱俗的思想境界。

点到为止远远不够

点到为止远远不够

——说“点染”

(韩惊鸣)

(语文报高考版)

点染法是中国古代写意花卉的主要表现技法之一,是指用毛笔蘸墨或颜色作画。此法的主要特点是落笔成形,一笔下去不能涂改,通过墨彩的干湿浓淡变化,笔法的刚柔、轻重、顿挫等因素,既表现花卉的形态和质感,又传达作者的情感。就具体的运笔来说,点,就是用蘸水墨的画笔在宣纸上着笔一点;染,就是这些着笔的点墨在湿的宣纸上向周围渲染开去,形成所画的形象。后来这种绘画的技巧,被借用到诗词的技巧中。

周振甫先生在《诗词例话》中说:“点染是画家手法,有些处加点,有些处渲染。这里借来指有些处点明,有些处烘托,点明后用景物来烘托,更有意味。”一般来说,诗中的抒情、说理往往用点笔,点是画龙点睛之笔,点出题旨;染则是围绕点而作描绘、渲染、烘托。王维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前三联多角度渲染出一个清新、恬淡而幽静的“秋暝”意境,末联“点”出诗的主旨——“王孙自可留”。《钱塘湖春行》中首句“孤山寺北贾亭西”点明春行最初的立足点,接着就转入西湖初春景色的铺叙、渲染——“水面初平云脚低”,从宏观上一展西湖的春容;颔联“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选择早莺和新燕渲染西湖初春的盎然生机;颈联“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用花和草渲染西湖初春的美丽迷人景色;尾联“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点明作者的足迹已经转到了“白沙堤”。

唐宋词以及元曲许多作品都灵活运用点染来写景、叙事、抒情。比如白居易《忆江南》中,开头“江南好”是点,然后直叙昔日曾游江南,熟悉其风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两句生动具体地描绘江南风景之美,是染;结句“能不忆江南?”是主旨,是点。词人先染后点,叙事和写景句是染,抒情句是点,点与染密切配合。李清照的《声声慢》起句连用十四个叠字,点明情感意态,然后用晚来风急、鸿雁悲鸣、菊花零落、黄昏冷雨的凄凉景色交织渲染,最后“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一声沉痛的叹息,点出难以言说的复杂心事。辛弃疾《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塑造了一个忠勇报国却壮志难酬的自我形象:“醉里挑灯看剑”的豪情,“沙场秋点兵”的威武,冲锋陷阵的勇猛以及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抱负,无不显示出其激越的爱国情怀。结句陡然一转:“可怜白发生!”感情顿时由顶峰跌至谷底。前面所写的豪迈之情、英武之气,原来只是他的梦想,现实中的词人却是两鬓秋霜、一事无成。前面渲染得格外激昂酣畅,结尾点睛一笔便将失意的愤懑凸显出来,令人触目惊心。马致远的小令《天净沙》,前四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是染,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是点。

柳永的《雨霖铃》也是广泛使用点染手法的代表。清代著名文学理论家刘熙载说:“词有点,有染。柳耆卿《雨霖铃》云:‘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点染之间,不得有他语相隔,隔则警句亦成死灰矣。”光有点,无法感动人;光有染,也很难使景物有光彩。点染结合,才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

作为诗歌创作的一种技法,点与染是互相依存,相辅相成的。可以先点后染,也可先染后点,还可随染随点。点因染才有依托,去掉染,就显得空洞干瘪,索然无味;染因点才显得深刻厚实,才能引人联想,发人深思。

披沙拣金,去伪存真

披沙拣金,去伪存真

——认识文言文信息筛选干扰项

高考信息筛选题通常是选取文段中的若干文句,要求考生选出符合某个标准(如传主行为事迹,或才能才干,或精神品质)的一组。而题目中所选文句通常会设置一些人为干扰项,以增加考查难度。

常见的设置干扰项方式有:

1.词语错解,误解文意。这类错误很细小,往往是其他表述完全无误,仅仅因为一个词理解错误,而导致整句的表述不符合文意。这种情况关涉到一些关键性实词的理解,包括一词多义、古今异义词、词类活用和句式等。

2.张冠李戴,偷梁换柱。人物传记类文段往往涉及到多个人物、多件事情,命题人时常 “张冠李戴”,造成表述对象的错位。

3.曲解原文,偏离文意。由关键词语错解造成的文意的误解,曲解文意多数是在谈论的话题、选用的材料、论证的方法、刻画人物的手法等方面设陷阱,解说失实,因果倒置,把好说成坏,把小错说成大错,把想法说成行动,把结果说成原因,使文意与原文不符甚至相反。

4.颠倒时间,杂糅事件。人物传记大多通过记叙事件去赞美或反映人物品格,从不同的事件去写人物性格的某一侧面或几个侧面。在叙事类选文中,事件的进程有起因、经过和结果,三者之间既有逻辑上的内在联系,也有时序上的阶段界限。而命题人有时会将事件前后次序打乱,或把未然说成已然,从而使事件的进程发生混乱,以此来干扰考生的答题思维。

5.无中生有,夸大事实。把本来文中没有的事件,强加于人物身上,或是平添一些内容,或是故意拔高、放大等。故阅读时应该尊重原文,识别出强加上去的说法。

6.以偏概全,混淆视听。对有关问题的分析狭窄、片面,不能反映其全貌。如将局部的、个别的误设为全局的、普遍的,或将全局的、普遍的误设为局部的、个别的;或将表面的现象误设为本质的、根本的原因;或将范围、程度误设为小于或大于材料中叙述的范围、程度等等。

7.遗漏信息,以假扰真。命题者在对文段内容进行概述时有意遗漏一些重要信息来干扰考生,考查考生阅读是否细致,思维是否严密;有些信息的遗漏也与重要词语的理解有关。

8.忽略题干,标准错乱。传记类文段刻画人物的方式有语言描写、行动描写、心理描写、作者评述等,可以是正面描写(直接描写),也可是侧面描写(间接描写)。命题人有时会把虽能表现人物某种品质,但刻画方式不符合题干要求的文句混编到选项之中。所以要特别注意题干中出现的“直接”“侧面”“分别”这类限制性的副词。

文言虚词“乃”的常见用法

文言虚词“乃”的常见用法

(语文报高考版)

高考试卷中对虚词“乃” 的考查,有的出现在翻译中,有的出现在对虚词的考查中。江苏卷的翻译题“若乃名者,方为薄世笑骂,仆脆怯,尤不足当也”,不知难倒了多少考生。在文言文中,“乃”的用法不少,但主要以副词和代词的身份出现,现归纳分析如下:

一、作副词

“乃”最常见的用法是作副词,用在主语和谓语之间充当状语,有以下五种情况:

(一)表承接,表示主谓之间动作和时间上的顺承关系,可译为“于是”“就”等。如:

1.项王乃夜驰之沛公军。(《鸿门宴》)

2.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项脊轩志》)

(二)表转折,表示动作行为的出人意料或违背常理,可译为“竟”“竟然”“却”等。如:

1.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石钟山记》)

2.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师说》)

3.左,乃陷大泽中。(《项羽之死》)

有时,“乃”表示语意的轻微转折,语气较缓和。如《触龙说赵太后》中“老臣今者殊不欲食,乃自强步”,这里的“乃”,译为“但还是”。

(三)表情态,表示动作行为产生和发展的情感、状态等,可译为“才”“才能”等。如:

1.季父愈闻汝丧之七日,乃能衔哀致诚。(《祭十二郎文》)

2.要之死日,然后是非乃定。(《报任安书》)

3.而后乃今培风。(《逍遥游》)(四)表判断,表示对事物的确认,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是”,可译为“是”“就是”。如:

1.此乃臣效命之秋也。(《信陵君窃符救赵》)

2.无伤也,是乃仁术也。(《齐桓晋文之事》)

(五)表时间,表示动作行为的时间,可译为“再”“才”“刚刚”。如:

1.度我至军中,公乃入。(《鸿门宴》)

2.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归去来兮辞》)

二、作代词

(一)作第二人称代词,常在句中充当定语,这是“乃”作代词的主要用法,一般译为“你的”。如:

1.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示儿》)

2.尔其无忘乃父之志!(《伶官传序》)

(二)作指示代词,可译为“这样”“就这样”等。如:

1.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齐桓晋文之事》)

2.长叹空房中,作计乃尔立。(《孔雀东南飞》)

当然,除了以上两种用法外,“乃”还可以作连词、动词等等,但情况较少,不一一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