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习惯是学好语文的支点

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历来主张把养成良好习惯摆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在他的有关教育和语文教学的论著中,涉及到习惯的论述,据我们不完全统计,就有百余处之多,可见他把养成青少年学生的良好习惯摆在多么重要的地位。他甚至认为教育的全部目的就是要养成学生的良好习惯。他说:“教育是什么?往简单方面说,只须一句话,就是要养成良好习惯。德育方面,要养成待人接物和对待工作的良好习惯;智育方面,要养成寻求知识和熟习技能的良好习惯;体育方面,要养成保护健康和促进健康的良好习惯。咱们社会主义社会的教育,就是要使学生养成社会主义社会里生活的一切良好习惯。”我们非常赞同叶圣陶的观点,认为即使把养成好习惯放在各类教育中至高无上的位置也不为过,因为好习惯属于“为人”的范畴,而“为人”比“为学”不知要重要多少倍。好习惯养成了,一辈子受用;坏习惯养成了,一辈子吃亏。


  养成学语文的好习惯是叶圣陶培养习惯说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他认为就语文学科而言,教师一定要鼓励和引导广大青少年学生尽早养成两种好习惯,一种是凭语言文字吸收(听和读)的好习惯,一种是凭语言文字表达(说和写)的好习惯。


  具体分解开来,叶圣陶认为要学好语文,至少要让学生尽早养成这样一些好习惯。


专心“听话”的好习惯


  “听”在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中是须臾也不能离开的,教育心理学工作者观察一般语言活动的使用频率,得到的结果是:“听占45%,说占30%,读占16%,写占9%。”可见人们求得知识的主要途径是靠“听”。叶圣陶在《中学语文科课程标准》中指出:“听人说话,能够了解对方的要旨,不发生误会。又能够加以评判,对或不对,妥当或不妥当,都说得出个所以然。”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教师必须在平时加强对学生进行有效的“听”的训练。在整个训练过程中,要格外重视在“专心”两个字上下功夫,并时刻注意根据不同学生的年龄、地域、学识等差异,分别进行有的放矢的培养。就一般而言,应遵循先慢后快、先简单后复杂、先具体后抽象等原则,使学生听话能力的诸要素都得到全面提高。到那时,学生养成了专心听话的好习惯,听话的质量必将大大提高,在听话方面形成的能力就可真正享用一辈子了。


勤于阅读的好习惯


  叶圣陶认为,在语文阅读教学中,教师要千方百计把学生的阅读兴趣调动起来,教师的责任不在于把一篇篇的文章装进学生脑子里去,因为教师不能一辈子跟着学生。教师只要待学生预习之后,给他们纠正、补充、阐发;唯有如此,学生在课前的预习阶段练习自己读书,在课内的讨论阶段又得到了切磋琢磨的实益,他们才能尝到阅读书籍的甜头。


认真说话的好习惯


  早在1924年,叶圣陶就专门写过一篇题为《说话训练》的文章,把训练儿童说话一事看得极为重要。所以在学校里,教师一定要对学生进行说话的严格训练,否则的话,“他们出了学校不善说话,甚至终其身不善说话。”现代语言学家把说话能力的构成要素归纳为定向能力、编码能力、语言表达能力、语音调控能力和态势配合能力等五种。为此,我们对学生进行说话训练,课内可采用诵读、复述、发言、讨论等形式;还可结合作文教学来训练学生的说话能力,如先说后写,写后评说和口头作文等。至于日常生活中,随时都可进行说话训练,如慰问、接待、致辞、演讲等。当然最好都能有教师的指导,指导得法,学生不但能提高说话能力,而且交际能力、思想品德等方面也都能同时得到锻炼和提高。


随时写作的好习惯


  写作是一门技能,需要经过长期不断的实践。叶圣陶曾经有过这样的设想:“能不能从小学高年级起,就使学生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呢?或者不写日记,能不能养成写笔记的习惯呢?凡是干的,玩的,想的,觉得有意思就记。一句两句也可以,几百个字也可以,不勉强拉长,也不硬要缩短。总之实事求是,说老实话,对自己负责……这样的习惯假如能够养成,命题作文的方法似乎就可以废止,教师只要随时抽看学生的日记本或笔记本,给他们一些必要的指点就可以了。”令人可喜的是,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中小学语文老师按照叶圣陶的设想去进行作文教改的试验,让学生认真地多写多练,养成随时作文的良好习惯,写作水平都提高得相当快。


自改文章的好习惯


  文章写完之后为什么要修改?因为初稿中出现这样那样的纰漏或差错是难以避免的,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只有经过反复斟酌、推敲和修改,才能不断完善起来。为什么自己修改比让老师或他人修改好?因为只有自己修改才是主动的,才能得到实际的锻炼。为此,叶圣陶极力反对语文老师对学生作文进行“精批细改”,而提倡在认真审阅学生作文的基础上启发和指导学生自己修改。教师千万不要把本应由学生做的事情越俎代庖地包揽过来,弄得自己疲于奔命地搞无效劳动,学生却永远不会修改。


规范写字的好习惯


  中小学生能否规范写字,与教师的关系甚为密切,为此,教师的板书和评语至少应该做到端正清楚,笔顺正确。如果教师本人都不把规范写字当回事,学生势必会跟着不规范,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叶圣陶19729月在给一位语文老师的回信中说:“我要给你提个小意见,字要写得端正清楚些……字不好不要紧,笔划不清楚,叫看的人费心力眼力,就不合乎群众观点了。”在大力推行素质教育的今天,我们更应该把改变字风,规范写字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我们高兴地看到,已有不少中小学生能写一手好字,但是字写得潦草以及写错常用字的学生(包括大学生和研究生)仍占相当高的比例。所以,一定要通过教师及学生双方的共同努力,加强训练,逐渐形成写字端正清楚,先对后快,既对又快的良好习惯。


常查词典的好习惯


  众所周知,任何一本高质量的词典都不是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所能编撰完成的。目前,在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都可购到不同版本的词典,但需要甄选其中的珍品。有的人没有搞懂“东山再起”、“豆蔻年华”、“万人空巷”、“不刊之论”、“美轮美奂”、“差强人意”等成语的真正含义,在说话或写文章时就闹出了不少笑话,有时甚至还会把自己弄得很尴尬,所有这些,其实只要一查词典,就全都明白了。经常查阅词典,就等于生活在一大批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专家身边,随时可以请教,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


善于自学的好习惯


  知识的学习和能力的提高是永无止境的,每个人都应该话到老、学到老。在学校里有老师指导,但人的一生在学校里度过的时间只占一小部分,大量的时间不是在学校里。走上社会工作岗位之后,主要应靠自学。实践证明,通过自学而掌握的东西点点滴滴在心头,往往更有利于指导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善于自学的好习惯不应该等到离开学校之后才去培养,必须在学校期间就养成,而且越早越好。


  叶圣陶所提出的种种学语文的好习惯,全都与青少年学生语文素质的发展提高密切相关,所以,他的一系列正确主张,绝大多数都已被教育部写进了语文课程标准之中。我们希望所有教语文的老师和学语文的学生都要十分重视语文好习惯的培养,因为只有养成了这些好习惯,我们的语文教学才能真正走出“少、慢、差、费”的沼泽,尽快进入“多、快、好、省”的坦途。           (来源:《中国教育报》/徐龙年)

高考文言虚词复习指要

 《考试说明》中列出了18个常见文言虚词:而、何、乎、乃、其、且、若、所、为、焉、也、以、因、于、与、则、者、之。下面逐一进行说明。


一、而


1、 连词
(1)表并列关系,一般不译,有时可译为“又”。如:其所谓忠者不忠,而所谓贤者不贤也。(《屈原列传》)
(2)表承接关系,可译为“就、接着”,或不译。如:余方心动欲还,而大声发于水上。(《石钟山记》)
(3)表递进关系,可译为“并且、而且”。如: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已。(《劝学》)
(4)表转折关系,可译为“但是、却”。如: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触龙说赵太后》)
(5)表假设关系,可译为“如果、假如”。如:死而有知,其几何离?(《祭十二郎文》)
(6)表修饰关系,连接状语和中心语,相当于“地、着”等,或不译。如: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劝学》)
(7)表因果关系,相当于“因而”。如:夭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以求重价,而江、浙之梅皆病。(《病梅馆记》)


2、代词


用于第二人称代词,一般作定语,译为“你的”。如:而翁归,自与汝复算耳。(《促织》)
3、助词(附在其它词上)
(1)表时间,“既而”“俄而”“已而”“而后”等。如:既而得其尸于井,因而化怒为悲,抢呼欲绝。(《促织》)
(2)“而已”,放在句未,表示限制的语气,相当于“罢了”。如: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师说》)


二、何


1、疑问代词
(1)作谓语,问原因,后面常有语气助词“哉”“也”,可译为“什么”。如:何者?严大国之威以修敬也。(《廉颇蔺相如列传》)
(2)作宾语,主要代处所和事物,可译为“哪里、什么”。如:良问曰:“大王来何操?”(《鸿门宴》)
(3)作定语,可译为“什么、哪”。如: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琵琶行》)


2、副词
(1)用在句首或动词前,表示反问,可译为“为什么、怎么”。如: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邹忌讽齐王纳谏》)
(2)用在形容词前,表示程度深,可译为“多么、怎么、怎么这样”。如:至于誓天断发,泣下沾襟,何其衰也!(《伶官传序》)


3、复音虚词
(1)“何如”用在疑问句中,表疑问或诘问,相当于“怎么样”或者“什么样”。如: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季氏将伐颛臾》)
(2)“何以”,即“以何”。用于疑问句中作状语,根据“以”的不同用法,分别相当于“拿什么”“凭什么”等。如:一旦山陵崩,长安君何以自托于赵?(《触龙说赵太后》)


4、同“呵”,喝问。如: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过秦论》)


三、乎


1、语气助词
(1)表疑问语气,可译为“呢、吗”。如:娘以指扣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项脊轩志》)
(2)表猜度语气,可译为“吧”。如:王之好乐甚,则齐其庶几乎。(《庄暴见孟子》)
(3)表感叹语气,可译为“啊、呀”。如: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齐桓晋文之事》)
(4)用在句中停顿处,可不译,相当于舒缓语气。如: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归去来辞》)


2、用作介词,相当于“于”。如:生乎吾前,其闻道亦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师说》)


四、乃


1、 副词
(1)情理上的顺承或时间上的承接。可译为“就、才”等。如:设九宾于廷,臣乃敢上璧。(《廉颇蔺相如列传》)
(2)情理上的逆转相悖,可译为“却、竟(竟然)”。如: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石钟山记》)
(3)对数量或范围的限制。可译为“仅”。如:项王乃复引兵而东,至东城,乃有二十八骑。(《项羽本纪》)


2、代词,用作第二人称,作定语,译为“你、你的”。如:尔其无忘乃父之志。(《伶官传序》)


3、用作动词,起帮助判断的作用。可译为“是、就是”。如:嬴乃夷门抱关者。(《信陵君窃符救赵》)


4、复音虚词,“无乃”,表猜测,可译为“恐怕……”。如:今君王既栖于会稽之上,然后乃求谋臣,无乃后乎?(《勾践灭吴》)


五、其


1、代词
(1)第三人称,可代人、代事物,作领属性定语,可译为“他(们)的、它(们)的、她(们)的”。如:臣从其计,大王亦幸赦臣。(《廉颇蔺相如列传》)
(2)第三人称,一般代人,可译为“他、它、她”。如:秦王恐其破璧,乃辞谢,固请。(《廉颇蔺相如列传》)
(3)第一人称,用作定语或主语,译为“我的、我(自己)”。如:而余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夫游之乐也。(《游褒禅山记》)
(4)指示代词,表远指,译为“那、那个、那些、那里”。如:其人视端容寂,若听茶声然。(《核舟记》)
(5)指示代词,表示“其中的”,后面多为数词。如:寺僧使小童持斧,于乱石间择其一二扣之。(《石钟山记》)


2、副词
(1)表示测度,可译为“大概”。如: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师说》)
(2)表示反诘,可译为“难道、怎么”。如: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游褒禅山记》)
(3)表示希望,可译为“还是”。如: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烛之武退秦师》)
(4)表示强调,可译为“可要、可”。如:与尔三矢,尔其无忘乃父之志!(《伶官传序》)


3、连词
(1)假设关系,可译为“如果”。如:沛然下雨,则苗浡然兴之矣。其若是,孰能御之?(《孟子见梁襄王》)
(2)选择关系,可译为“是……还是”。如:呜呼!其信然邪?其梦邪?其传之非其真邪?(《祭十二郎文》)


4、助词,起调节音节的作用,可不译。如: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离骚》)


六、且


1、连词
(1)表递进关系,可译为“而且”。如:即除魏阉废祠之址以葬之,且立石于其墓之门。(《五人墓碑记》)
(2)表并列关系,连接两个动词,可译为“又、并且”。如:凡四方之士无有不过而拜且泣者。(《五人墓碑记》)
(3)表让步关系,可译为“尚且、况且、再说”。如: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鸿门宴》)


2、副词,相当于“将、将要、暂且、姑且”。如: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尽。”(《游褒禅山记》)


七、若


1、代词
(1)人称代词,可译为“你(的)、你们(的)”。如: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鸿门宴》)。
(2)指示代词,译为“这、这样、如此”。如: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齐桓晋文之事》)


2、连词
(1)假设关系,可译为“如果、假设”。如: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烛之武退秦师》)
(2)选择关系,可译为“或、或者”。如:以万人若一郡降者,封万户。(《汉书•高帝纪》)


3、 与“夫、至”结合,放在一段或者另一层意思的开头,表示他转。如: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岳阳楼记》)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岳阳楼记》)


4、动词
(1)译为“像、似”。如: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师说》)
(2)译为“比得上”。如: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愚公移山》)


八、所


1、助词
(1)组成“所”字结构。后面跟动词,或跟活用为动词的名词或形容词,它和后面的动词组成一个名词性短语,相当于“……的人、事、物、地方”。如: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送东阳马生序》)衣食所安,弗敢加也,必以分人。(《曹刿论战》)
(2)组成“为……所……”表被动。如:嬴闻如姬父为人所杀。(《信陵君窃符救赵》)


2、构成复音虚词“所以”
(1)表原因。译为“……的原因”。如:吾所以为此者,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廉颇蔺相如列传》)
(2)表凭借、手段、目的。译为“用来……的”。如: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天下莫不闻。(《信陵君窃符救赵》)


3、名词
译为“处所、地方”。如:成反复自念,得无教我猎虫所耶。(《促织》)


九、为


1、介词
(1)动作行为的对象,可译为“向、对”等。如: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桃花源记》)
(2)动作行为的替代。可译为“替、给”等。如: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琵琶行》)
(3)动作行为的时间。可译为“当、等到”等。如:为其来也,臣请缚一人过王而行。(《晏子使楚》)
(4)动作行为的目的。可译作“为着、为了”。如:慎勿为妇死,贵贱情何薄。(《孔雀东南飞》)
(5)动作行为的原因。可译为“因为、由于”。如: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曰:“非然也。”(《弈秋》)
(6)表被动关系。可译为“被”。如:遂为猾胥报充里正役。(《促织》)


2、助词
放在疑问句之末,表示诘问,可译为“呢”。如: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逍遥游》)


3、动词
译为“成为、变成、治理、作为、当作、以为、认为、是”等。如:冰,水为之,而寒于水。(《劝学》)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鸿门宴》)


十、焉


1、语气助词
(1)陈述语气,可不译。如: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烛之武退秦师》)
(2)反问语气,可译为“呢”。如: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鱼我所欲也》)
(3)句末助词,形容词词尾,可译为“……的样子”。如: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阿房宫赋》)


2、代词
(1)表指代,相当于“之”。如:皆山水之奇者,以予故,咸以愚辱焉。(《愚溪诗序》)
(2)疑问代词,可译为“哪里”。如: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愚公移山》)


3、兼词
(1)相当于“于此、于是”。如:后小山下,怪石乱卧,针针丛棘,有青麻头伏焉。(《促织》)
(2)相当于“于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师说》)                                                  


十一、也


1.句末语气助词
(1)表示判断语气。如: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烛之武退秦师》)
(2)表示肯定语气。如:故遣将守关者,备它盗之出入于非常也。(《鸿门宴》)
(3)表示疑问语气。如:吾王庶几无疾病矣,何以能鼓乐也。(《庄暴见孟子》)
(4)表示感叹语气。如: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邹忌讽齐王纳谏》)


2.句中语气助词
表示停顿,其作用相当于逗号。如: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师说》)


十二、以


1.介词
(1)表示动作、行为的工具、方法。可译为“用”“拿”“凭借”“依据”等。如: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烛之武退秦师》)
(2)起提宾作用。可译为“把”。如:秦亦不以城予赵,赵亦终不予秦璧。(《廉颇蔺相如列传》)
(3)表动作、行为产生的原因。可译为“由”“由于”。如:且以一璧之故逆强秦之欢。(《廉颇蔺相如列传》)
(4)表时间或地点的界限。相当于“在”。如:余以乾隆三十年十二月,自京师乘风雪。(《登泰山记》)
(5)表动作、行为的对象,用法同“与”,可译为“和”“跟”。如:欲以客往赴秦军,与赵俱死。(《信陵君窃符救赵》)


2.连词
(1)表并列或递进关系。可译为“而”“又”“而且”等,或者省去。如:夫夷以近,则游者众。(《游褒禅山记》)
(2)表目的关系。前一个动作行为是后一个动作行为的目的,可译为“来”。如:敛赀财以送其行。(《五人墓碑记》)
(3)表结果。后一个动作行为是前一个动作行为的结果,可译为“以致”。如:而又与大国执仇,以暴露百姓之骨于中原。(《勾践灭吴 》)
(4)表因果关系。用在表原因的分句前,可译为“因为”。如:诸侯以公子贤,多客,不敢加兵谋魏十余年。(《信陵君窃符救赵》)
(5)相当于“而”的用法,可表并列、承接、修饰等关系。如: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归去来辞》)


3.构成复音虚词“以是”“是以”
相当于“因此”。如:是以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也。(《陈情表》)


4.副词
同“已”,相当于“已经”。如:固以怪之矣。(《陈涉世家》)


5.助词
附在某些动词后,无义。如“可以”“得以”“能以”“足以”等。


6.动词
可译为“以为”“认为”。如:皆以美于徐公。(《邹忌讽齐闻纳谏》)


十三、之


1.代词
(1)人称代词,可代人、代物、代事,译为“他(他们)”、“它(它们)”。如: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师说》)
(2)指示代词,表近指,可译为“这”。如:均之二策,宁许以负秦曲。(《廉颇蔺相如列传》)


2.助词
(1)定语的标志,用在定语和中心语(名词)之间,可译为“的”,有的可不译。如: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赤壁之战》)
(2)宾语前置标志,不译。如: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齐桓晋文之事》)
(3)定语后置的标志,不译。如: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劝学》)
(4)用在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使句子变成名词性短语,不译。如: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齐桓晋文之事》)
(5)起调节音节作用,不译。如:久之,目似瞑,意暇甚。(《狼》)


十四、因


1.介词
(1)依靠、凭借。如: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梦游天姥吟留别》)
(2)趁着、随着。如:因利乘便,宰割天下。(《过秦论》)
(3)通过、经由。如:因宾客至相如门前谢罪。(《廉颇蔺相如列传》)


2.连词
(1)因为。如:因造玉清宫,伐山取材,方有人见之。(《雁荡山》)
(2)于是、便。如:王授璧,相如因持璧却立。(《廉颇蔺相如列传》)


十五、于


1.介词
(1)引进动作的时间、处所、范围、对象、原因等。可译为“在”“向”“到”“从”“跟”“对”等。如:得复见将军于此。(《鸿门宴》)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赤壁之战》)
(2)形容词之后,表比较。可译为“比”“胜过”。如: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师说》)
(3)动词之后,引进行为的主动者。可译为“被”。如:臣诚恐见欺于王而负赵。(《廉颇蔺相如列传》)


2.构成复音虚词“于是”,用法与现代汉语的“于是”不完全相同


(1)放在句子开头,表前后的承接或因果关系,与现在的承接连词或因果连词相同。如:于是秦王不悦,为击缶。(《廉颇蔺相如列传》)
(2)放在谓语之前或谓语之后,“于是”属介宾短语作状语或补语。可根据“于”的不同用法,分别相当于“在这”“从这”等。如: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捕蛇者说》)


十六、与


1.介词
(1)引进动作行为的对象,可译为“和”“跟”“同”。如:秦伯说,与郑人盟。(《烛之武退秦师》)
(2)引进比较的对象,相当于“跟……相比”。如: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六国论》)


2.连词
连接并列成分。如: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鸿门宴》)


3.语气助词
通假字,同“欤”。如:吾王庶几无疾病与。(《庄暴见孟子》)


4.动词
译为“结交”“参加”“赞许”“亲附”等。如:与嬴而不助五国者。(《六国论》)


十七、则


1.连词
(1)表示承接关系。可译为“就”“便”,或译为“原来是”“已经是”。如:故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劝学》)徐而察之,则山下皆石穴罅。(《石钟山记》)
(2)表示假设关系。用在前一分句,引出假设的情况,相当于“假使”“如果”。如: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用于后面的分句,表示假设或推断的结果,相当于“那么”“就”。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捕蛇者说》)
(3)表示转折、让步关系。可译为“可是”“却”。如:于其身也,则耻师焉。(《师说》)


2.副词
表示判断,可译为“是”“就是”。如: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岳阳楼记》)


十八、者


助词
1.附在别的词或短语之后,组成名词性短语。可译为“……的”、“……的人(东西、事情、地方)”。如:将藏之于家,使来者读之,悲予志焉。(《<指南录>后序》)
2.放在判断句后面,起提顿作用,不译。如:廉颇者,赵之良将也。(《廉颇蔺相如列传》)
3.放在时间副词之后,起语助作用,可不译。如: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鸿门宴》) 
4.放在数词后边,可译为“个”“样”等。如:此数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赤壁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