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诗意富有张力

是什么让诗意富有张力

——说“疏密”

(韩惊鸣)

(语文报高考版)

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意境是由一个个意象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列组合而形成的,它不是一个个意象的简单相加,而是意象的有机结合,它是一种充满着审美意蕴的境界。因此,诗人在创作时,不但要善于捕捉典型“形象”入诗,而且要“随物赋形,敷色设彩”,渗入审美情感,形成审美意象。那么,应该由多少意象来构成意境呢?这就涉及到意象的疏密问题。一般来说,疏密有致是诗人们追求的目标。

疏密有致,原指园林的布置或布局既有稀疏浅淡处,也有茂密浓重处;也形容物品摆放或绘画作品布局合理,很有规律,容易产生情趣。诗歌的疏密手法,主要是指描写人、事、景、物的密度。密度小者为疏,密度大者为密。疏者大笔勾勒,重在传神;密者多为工笔细描,重在铺写渲染。疏利于写大景,密利于写小景。在古代词、曲中,一般来说,婉约者较密,豪放者较疏。

由于古代诗歌的篇幅相当有限,而作者又希望在有限的篇幅内承载更多的意蕴,这就会促使诗人对于意象密度的追求。假如诗句或诗篇中包含的意象较多,也就是意象的密度较大,它所承载的意蕴就越丰富,或者说所传达的信息量就越大,如此就更能达到言约意丰的效果。“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两句,各用五个字营造了三个意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诗人只把六个意象连缀成句,除此之外不着一字,意象密度高却是干净利索。除了“鸡声”之外,五个意象都具有鲜明的画面感,可以称为视觉意象。在万籁俱寂的清晨,响彻远近的“鸡声”则是动人的听觉意象。它们为读者展现了一幅极其生动、丰满的早行图景。句中虽无一字直接抒情,然而早行的辛苦、心境的寂寞皆渗透在这些物象之中,读来令人恻然心动。如果不是意象如此密集,恐怕难以在寥寥十个字中表达如此丰富的内涵。

诗歌艺术妙在灵活多变,如果全篇各句密度都很大,那就难免“浓得化不开”,以致读者感到疲劳,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王维《山居秋暝》)这是一首千古传诵的名篇,后人的赞扬之词甚多,但是它也招致了一些贬议,原因正是由于此诗意象过于密集。意象过密会妨碍诗歌意脉的流动,从而显得堆垛、板滞。一般说来,同类的意象过于集中会产生繁沓、重复的弊病,还会给读者带来类似审美疲劳的厌倦感,从而招致批评。

所以,疏密搭配十分要紧。很多优秀的诗歌中,诗人们往往采用疏密结合的手法,构成一定的意境。如杜甫的《登高》中“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四句:前两句“风急”“天高”“猿啸”“渚清”“沙白”“鸟飞”,每句三个意象,显得绵密急促;后两句“落木”“长江”,每句一个意象,显得意象稀少而疏阔。从美学角度看,因为密产生了一种紧促感,疏产生了一种弛缓和开朗感,一紧一缓之间,给欣赏者带来了心理的愉悦。而作者营造这一密一疏的艺术形象,又将秋天特有的景物放于宏大的背景中,相互映衬,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李白《渡荆门送别》)诗歌中间四句意象密度都不小,但是它们所展现的是一幅幅动态的画面,句中的意象均呈流动之姿,故毫无板滞之弊。此外,首联与尾联的意象密度较小,而且全诗顺着时间的次序逐步推进,意脉非常流畅。

在诗歌中,意象有疏有密,疏密不同,表意及其风格也就存在差异。但优秀诗人都会有意无意地把诗歌意象的密度控制在比较合理的程度,从而写出疏密有致的佳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