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语文报·高考版》第19期文言译文(新课标专版)

《萧韩家奴传》


【参考译文】


萧韩家奴,字休坚,涅剌部人,中书令萧安抟的孙子。少年时喜爱学习,成年后到南山读书,广博地阅览经史类图书,通晓辽、汉文字。统和十四年开始出任官职。家中有一头牛,不听使唤,其奴仆得到好价钱将它卖了。韩家奴说:“自己得利,让别人受害,不是我想要的。”便退了钱,取回了牛。二十八年,担任右通进,主管南京栗园。


重熙初年,同知三司使事。四年,升迁为天成军节度使,调任为彰愍宫使。皇帝跟他交谈,觉得他有才,让他做了诗友。(皇帝)曾经从容地问他:“你在京外做官有特别的见闻吗?”韩家奴回答说:“臣只知炒栗子:小的熟了,那么大的一定是生的;大的熟了,那么小的一定是焦了。要让大栗、小栗都熟了,这才是尽善尽美。别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曾掌管栗园,所以借炒栗之事讽谏。皇帝大笑。(韩家奴)奉皇帝的诏令做《四时逸乐赋》,皇帝夸奖很好。


当时(皇帝)下诏命令天下陈说治国之道的关键,皇帝的命令中问:“徭役不曾比从前增加,征伐之事也不常有,谷子丰收了,府库仓廪也充实了,然而百姓却加重贫困,难道是做官的怠慢疏忽、做百姓的懒惰吗?现在的徭役哪一种最重?哪一种尤其烦苦?将哪一项减免可以得到便利和好处?补充徭役的方法用什么方法可以恢复?盗贼的蠹害用什么办法可以防止?”韩家奴回答说:


“我听说,自古以来统治国家的人,都不能做到国中没有盗贼。近年以来,大批百姓贫穷困乏,很容易抢劫偷盗,良民往往变为凶人暴徒。更有甚者杀人没有顾忌,甚至有人亡命于山泽之中,成为祸乱的根基和元凶。所谓百姓因为穷困,变成盗贼的人,确实像皇上担心的一样。现在想要铲除盗乱的根源,希望陛下轻徭省役,让百姓从事农耕。衣食既已充足,安适、习惯于礼义教化,而加重犯法的惩处,那么百姓趋向于礼义,刑罚就很少有机会动用了。我听说唐太宗向群臣询问治盗的方法,都说:‘严刑峻法。’太宗笑着说:‘盗贼之所以滋生,是因为无限制地征收赋税,以致民不聊生。现在我在内节制嗜欲,在外停止巡游,使天下安静,那么盗贼自然就没有了。’由此看来,盗贼的多少,都是因为衣食的富足短缺、徭役的轻重不同啊。”


(皇帝)提升(韩家奴)为翰林都林牙,兼修国史。又下诏晓谕他说:“负责文字的文官职位,乃是国家的荣耀,不采用没有才能的人。以你的文才学识,堪称当下的大儒,所以我将翰林之职授予你。我的起居状况,都要据实记录。”从此每日更见亲近信任,每当入内侍候,都会赐坐。遇到盛大的节庆之日,皇帝和他一起饮酒赋诗,相互敬酒,君臣之间互相投合为人所不及。韩家奴知道的没有不说的,即使是诙谐戏谑之言,也不忘说规劝讽谏之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