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语文报·高考版》第14期文言译文(通用版)

2015年第14期文言译文(通用版)


送穷文


参考译文


元和六年正月的最后一天,主人让奴婢星用柳枝编制成车子,结草做成船,装上干粮,将曲木绑在牛的脖子上,在桅樯上扯起了帆,对着穷鬼作三次揖,然后告诉他说:“听说你即将起程,我不敢打听你的去路,私下里准备了船和车,准备装载好了粮食,选择良辰吉日,有利于出行四方,你吃上一碗饭,你喝上一杯酒,带着朋友伴侣,离开旧地到达新地,乘风而行,和雷电争先的速度。你们愿意离开吗?”


屏住呼吸偷偷地听,好像听到了声音,像长啸像哭啼,仿佛皮骨相离的声音,突然又停了下来,毛发全都竖了起来,耸起肩膀,缩下脖子,怀疑有却又没有,很长时间才能听明白。好像有一个人说:“我和你一起居住了四十多年;你小时候,我不认为你愚钝,你边学习边耕田,求取官职和名声,我一直跟随你,没有改变你的心意。门神屋灵叱责我,我也容忍羞辱而紧紧追随您,志向不在他人。你迁往南方荒原的地方,炎热湿闷,那不是我的家乡,很多鬼欺负我。自始至终,没有背叛你,你从哪里听闻,说我将离您而去?这表明你一定相信了谗言,有人离间你我的关系。我是鬼不是人,哪里用得上车船,用鼻子闻见臭味和香味,干粮没有用处。我单独一个人,谁是我的朋友伴侣?你如果知道的话,说说看我有哪些伙伴?你如果能完全说清楚,你可以说是一个圣明而且有智慧的人。”


主人回答说:“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你的朋友,不是六个也不是四个,居十去掉五,满七减去二,是五个穷鬼,有各自主管的事务,私下里有名有字,使我一动手就惹祸,一说话就触犯忌讳。大凡可以让我面目可憎、语言无味,都是你们的主意。第一个名字叫智穷:标新立异,沽名钓誉,讨厌圆滑喜好方正;第二个名字叫学穷:耻于做奸诈之事,不忍伤害别人,探究深奥的道理,摄取诸子百家之言(表示韩愈独尊儒家道统),掌握关键的道理;第三个名字叫文穷:不知擅长一种技能,不能施行于当世,只是自己取乐而已;第四个名字叫命穷:影子与身体不一样,面目丑陋心却美好,享受利益在众人的后面,责任在众人的前面;第五个名字叫交穷:文章怪怪奇奇,待朋友忠心耿耿,倾吐肺腑,跷足以待,对方却把我当做是仇人。大凡这五个鬼,是我的五个祸患。让我饥饿让我寒冷,惹得别人传讹造谣。早上后悔自己的行为,晚上又成了那样,你们卑劣无耻地纠缠我,赶走以后又回来了。”


话还没有说完,五个鬼互相睁大眼睛吐出舌头,跳起又倒下,拍手顿脚,相互看着忍不住大笑起来。慢慢地对主人说:“你知道我们的名字,驱赶我离开,看似小聪明,却是大愚笨。人生一世,有多长时间呢?我们让你的名声显著,百世都不磨灭。小人君子,他们的心思不一样,只有违背了天时,才和天相通。带着美玉,换来一张羊皮;饱食美味,却羡慕你吃的糠糜。天下的人知道你,谁又能超过你?我们虽然遭到了贬黜,还是不忍心疏远你。若我说的话不确实,请查证《诗经》《尚书》。”


主人此时垂头丧气,举手感谢,烧了车与船,请它们上座。


薛季昶


参考译文


薛季昶,是绛州龙门人。武则天初年,他呈上一篇奏疏,因此脱去布衣被授予监察御史之职。多次巡视所管辖的监狱很合皇上的心意,多次升迁做了御史中丞。万岁通天元年,夏官郎中侯味虚率兵讨契丹出兵不利,他上奏说“贼人势力非常强大,常常有蛇虎给他们军队作前导”。武则天命令薛季昶调查验证实情,并就此担任河北道按察使。薛季昶首先骑马赶到军营,斩杀了侯味虚并上报朝廷。又有一个叫吴泽的藁城尉吏,贪婪暴虐横行霸道,曾经射杀驿站的使者,剪掉百姓子女的头发作为假发,州里的将领不能制止他,很是被百姓官吏所痛恨。薛季昶又把他杖打而死。从此薛季昶的威名震惊远近,州县官吏一听到他的风声就害怕。之后薛季昶又广施恩典诚信,表彰好的官吏。汴州有个姓李的孝顺女子,年龄八岁,死了父亲,灵柩在厅堂里放了十余年,她每天到灵前不停地哭泣。等到他年长一些后,她的母亲准备把她嫁出去。她于是剪掉头发自己发誓,请求留在家里为母亲送终养老。等到母亲去世,家里没有男子,自己料理棺木下葬。州里钦佩她非常孝顺,送葬的有一千多人。安葬完毕,她在墓旁盖一所房子,蓬头赤脚,背来黄土建成坟墓,亲手种植几百棵松柏。薛季昶列出以上情况,订立规制特在乡里进行表彰,并赐给她粮食布帛。


久视元年,薛季昶从定州刺史升为雍州长史,声名卓著,前后的长官没有人能赶上他。不久升迁文昌左丞,历任魏、陕二州刺史。长安末年,任洛州长史,所在之地执政都严谨清肃。


神龙初年,因为参与策划并诛杀张易之兄弟有功,加封为银青光禄大夫,被任命为户部侍郎。当时薛季昶劝敬晖等乘借兵势铲除武三思。敬晖等不听从,最终因此失败,事情记录在《敬晖传》里。薛季昶也因此多次被贬,从桂州都督被任命为儋州司马。当初,薛季昶与昭州首领周庆立以及广州司马光楚客不和,等到将要到儋州,担心周庆立被杀,将去广州,又憎恶光楚客,于是叹息说:“薛季昶做事到了这种地步啊!”于是自己备了一副棺材,服毒而死。


睿宗即位,颁下诏令说:“已故的儋州司马薛季昶,刚烈正直又讲义气。从前受到先帝的顾爱,驰骋中外,政绩和声誉显赫;有庄、汤一样举荐贤能的美德,有同汲黯一样倔强正直的品行。适逢嫉妒正直的人操持权柄,铲除异己,到处流窜自责,最终自杀而死。感念他的忠直和冤屈,值得悼念嘉奖。可以追赠左御史大夫,仍然同敬晖官级相同,给他儿子一个官职。”


欧阳修传


参考译文


欧阳修字永叔,庐陵人。四岁时父亲去世,母亲郑氏亲自教欧阳修读书学习,因为家境贫穷,以至于只能以芦荻作笔,在地上学习写字。欧阳修幼年就聪敏过人,读书过目不忘。等到成年,更是超群出众,卓有声誉。


宋朝兴起已有百余年,而文章体裁仍然承袭五代之陈规遗风,士人大多因循守旧,所作文章见识浅薄,格调不高。苏舜元等人都曾想创新古文并大力提倡,以改变当时的文风,但因笔力不足而未能如愿。欧阳修出游随州时,在废书筐中得到韩愈的遗稿,读后十分仰慕。刻苦致力于探寻其中的精义,以致废寝忘食,决心要追赶他,和他并驾齐驱。考中进士,被任命为西京推官。到京入朝,任馆阁校勘。


欧阳修论事切直,因此有些人把他看做仇敌,唯独仁宗勉励他敢言,当面赐给他五品官服饰。对侍臣说:“像欧阳修这样的人,到哪里去找啊?”任同修起居注,进任知制诰。按旧例,这个官职必须先考试而后才能任命,仁宗了解欧阳修,诏令特意授予他。


主持嘉佑二年的考试。当时读书人崇尚作新奇怪癖艰涩的文章,号称“太学体”,欧阳修对此坚决加以排斥,凡是像这样的都不予录取。录取之事完结后,过去那些轻狂浅薄的人等欧阳修已出现,就聚在他的马前起哄,巡街的士兵都无法制止;但是考场的文风却因此大为改变了。


欧阳修保持高风亮节,因多次遭到污蔑,六十岁时,就接连上书请求退休,皇上则特别下诏不准许他退休。到了任职青州时,又因为请求停止发青苗钱,而遭到王安石的诋毁,所以请求退休更加迫切。熙宁四年,以太子少师退休。五年,去世,追封为太子太师,谥号文忠。


欧阳修的文章,才华横溢,朴实流畅,不繁冗不省略切到好处。其言简单明了,实际而通情,善于联系事物,阐明深刻的道理,给人以很强的说服力。他超然洒脱独特的追求,别人是无法赶上的,所以天下人一致效法推崇他。提携后进者,唯恐不及,得到他赏识、举荐的人,大多成为天下名士。曾巩、王安石、苏洵以及苏洵的儿子苏轼、苏辙,原来都是隐蔽于民间的布衣百姓,不为人所知晓,欧阳修就广为传扬他们的声名,认为他们将来一定会闻名于世。欧阳修对朋友非常忠实,朋友在世时就推荐帮助他们,去世后九尽力保护周济他们的家庭。


他奉皇帝的命令修撰《唐书》的纪、志、表,又独自撰写《五代史记》,笔法严谨而文字简练,大多继承了《春秋》的笔法。苏轼为欧阳修文集作序说:“论说道理与韩愈相似,议论政事与陆贽相似,记叙事情与司马迁相似,诗词歌赋与李白相似。”有识之士认为这番评论是很有见地的。


治安策


【参考译文】


我私下考虑现在的局势,应该为之痛哭的有一项,应该为之流泪的有两项,应该为之大声叹息的有六项。向陛下进言的人都说现在天下已经安定了,已经治理得很好了,我却认为还不是那么回事。


射箭打猎之类的娱乐与国家安危的关键相比,哪一样更急迫?娱乐与现在一样,再加上诸侯各遵法规,战争不起,匈奴归顺,纯朴之风响彻边陲,百姓温良朴素,官司之类的事再也不会发生。创建长久安定的形势,造成永久太平的业绩,以此来承奉祖庙和六亲,这是最大的孝顺;以此来使天下百姓得到幸福,使芸芸众生得到养育,这是最大的仁慈。凭陛下的精明练达,再有稍微懂得治国之道的人辅佐,要达到这一境界并不困难。其内容全都可以原本地向陛下陈述,希望陛下不要忽视。


诸侯国力量过于强大,必然会造成天子与诸侯之间互相猜疑对立的形势,臣下屡遭祸害,皇上也多次忧伤,这实在不是使皇上放心,使臣下保全的办法。如今有的亲兄弟图谋在东方称帝,亲侄子也向西袭击朝廷,近来吴王的谋反活动又被人告发。天子现在年富力强,品行道义上没有过错,对他们施加功德恩泽,而他们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最大的诸侯权力比他们还要强十倍!


虽然如此,但是天下还比较安定,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大诸侯国的国王年纪还小没有成年,汉朝安置在那里的太傅、丞相还掌握着政事。几年以后,诸侯王大都加冠成人,血气方刚,而汉朝委派的太傅、丞相都要称病还乡了,而诸侯王会自下而上地普遍安插亲信,如果这样的话,他们的行为同淮南王、济北王有什么区别呢?到了那时,而想求得天下安定,即使是唐尧、虞舜在世也办不到了。现在要使治安之道顺利而稳妥地推行,是十分容易的。假使不肯及早行动,到头来就要毁掉亲骨肉,而且还要杀他们的头,这难道同秦朝末年的局势还有什么区别吗?


凭着天子的权位,趁着当今的有利时机,靠着上天的帮助,尚且对转危为安、改乱为治的措施有所顾虑,假设陛下处在齐桓公的境地,大概不会去联合诸侯匡正天下吧?我知道陛下一定不能那样做的。假如国家的局势还像从前那样,淮阴侯韩信还统治着楚,黥布统治着淮南,彭越统治着梁,韩信统治着韩,张敖统治着赵,贯高做赵国的相,卢绾统治着燕,陈还在代国,假令这六七个王公都还健在,在这时陛下继位做天子,自己能感到安全吗?我有理由判断陛下是不会感到安全的。在天下混乱的年代,高祖和这些王公们共同起事,并没有子侄亲属的势力做为依靠。这些王公走运的就成了亲近的侍从,差一点的仅当个管理宫中事务的官员,他们的才能远不及高祖。高祖凭着他的明智威武,即位做了天子,割出肥沃的土地,使这些王公成为诸侯王,多的有一百多个城,少的也有三四十个县,恩德是优厚的了,然而在以后的十年当中,反叛汉朝的事发生了九次。陛下跟这些王公,并没有亲自较量过才能而使他们甘心为臣的,也不是亲自封他们当诸侯王的,即使高祖也不能因此而得到一年的安宁,所以我知道陛下更不能得到安宁的。


必己


参考译文


外物不可依仗。所以龙逄被杀,比干遇害,箕子装疯,恶来被杀死。君主没有不希望自己的臣子忠诚的,可是忠诚却不一定受到君主信任。所以伍子胥的尸体被投入江中,苌弘被杀死,他的血藏了三年化为碧玉。父母没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孝顺的,可是孝顺却不一定受到父母喜爱。所以孝已被怀疑,曾子因遭父母打而悲伤。


庄子在山里行走,看到一棵树长得很好很高大,枝叶很茂盛,伐树的人停在树旁却不伐取它。问他是什么缘故,他说;“没有什么用处。”庄子说:“这棵树因为不成材而得以终其天年了。”从山里出来,到了城里,住在老朋友家里。老朋友很高兴,准备酒肉,让童仆为他杀鹅款待他。童仆请示说:“一只鹅能叫,一只鹅不能叫,请问杀哪一只?”主人的父亲说:“杀那只不能叫的。”第二天,学生向庄子问道:“昨天山里的树因为不成材而得以终其天年,主人的鹅因为不成材而被杀死,先生您将如何对待?”庄子笑着悦;“我将处于成材与不成材之间。成材与不成材之间,似乎是合适的位置,其实不是,所以也不能免于祸害。至于达到了真道,就不是这样了。既没有惊讶,又没有侮辱,时而为龙,时而为蛇,随时势一起变化,而不肯专为一物;时而上,时而下,以和顺为准则,遨游于万物之初始,主宰外物而不为外物所主宰,那又怎么可能受祸害呢?这就是神农、黄帝所取法的处世准则。至于万物之情、人伦相传之道,就与此不一样了。成功了就会毁坏,强大了就会衰微,锋利有棱角就会缺损,尊崇了就会损伤,直了就会弯曲,聚合了就会离散,受到宠爱就会被废弃。智谋多就会受算计,不贤德就会受侮辱。这些怎么可依仗呢?


牛缺居住在上地,是个知识渊博的儒者。他到邯郸去,在耦沙一带遇上盗贼。盗贼要他口袋里装的财物,他给了他们,要他的车马,他给了他们,要他的衣服被子,他给了他们。牛缺步行走了以后,盗贼们相互说道;“这是个天下杰出的人,现在这样侮辱他,他一定要向大国君主诉说我们的所作所为。大君主一定要用全国的力量讨伐我们,我们一定不能活命。不如一起赶上他,把他杀死,灭掉踪迹。”于是就一起追赶他,追了三十里,追上他,把他杀死了。这是因为牛缺让盗贼知道了自己是贤人的缘故。

孟贲渡河,抢在队伍前边上了船。船工很生气,用桨敲他的头,不知道他是孟贲。到了河中间,孟贲瞪大了眼睛看着船工,头发直立起来,眼眶都瞪裂了,鬓发竖立起来。船上的人全在摇动中,掉到了河里。假使船工知道他是孟贲,连正眼看他都不敢,也没有人敢在他之前渡河,更何况侮辱他呢?这是因为孟贲没有让船工知道自己是孟贲的缘故。让人知道与不让人知道,都不足以依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