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率院记

兜率院记


参考译文


  在古代,治理国家有一定的制度,老百姓有固定的职业。至于剃掉头发,抛弃中国人所穿戴的帽子衣服,从不摸连枷、犁头、机具、器皿,以至其他器械,田地里的庄稼,各季节的农活,也都从不动手,君臣、父子、兄弟、夫妇彼此之间应当做的事他们也不做,而自称他们的佛法能为人类带来幸福,考察圣人也是没有这种事的。佛教在中国起于汉魏,后来传播和信仰它的教义的人渐渐流布于各地,到今天尤其兴盛。一个方圆百里的县,佛门弟子少的有近千人,多的达到万人以上,寺庙加起来有成十上百座。这些僧人,一般都住的是高墙深屋,穿的是漂亮衣服,吃的是精美食物,车马的华丽,连享有封邑的人也赶不上。古代百里大小的诸侯国,只有君一人,然而物力财力不容易满足他的要求,如今是同样大小的百里之县,超过古代诸侯的享受的就有成十上百,他们用各种手段掠取财物,祸害百姓。百姓往往痛苦不堪而饿死在路边。因此,国家的政治教化和信用谦让之风,怎么还能够推行得下去呢?而普天下像这个样子的,又有多少寺庙多少僧人呢?有关政府部门经常查禁百货交易的利润,哪怕细微得如同蓬草的草尖儿,也毫不放过。猥琐烦扰,真够辛苦的。然而对于佛寺,僧侣们虽奢侈耗费如此之大,却都不闻不问,反而还尽其府库所有给与他们,难道不知道佛教并不是古代的制度吗?或者是明知不可却一定要让它保存发展下去么?对这现象,我真不能理解。


分宁县的县城内外,称作佛宫的有一百八十多所,兜率院在县城西边十里,院里的僧人更是全力以赴地竞相奢侈。这座庙宇的起源和历代兴建情况,有本县人黄庠所作的记载。后来院主某僧,又将原先的庙宇整修并加以扩大,殿堂内十分肃穆,斋堂、宿舍、厨房、浴室,排列两厢,马圈粮仓,又坚固又严密,供给僧人们享用的东西,没有一样需要向外求购,陈述该寺扩建情况而来请我作记的,是佛徒省怀。


唉!你们的佛法,四方的人高高兴兴地奔走归附,还没有停止。我没有力量阻止他们,只是在心里耿耿于怀,而选取佛教为害最深的,写了上面的话交给你,从而使你们这些佛徒明白自己享受的利益太多,而百姓受害已太深重,并且也将这情形告诉有关官府,让他们知道,如此下去,结果将会怎么样。


义重练


参考译文


王仲宝字器之,是密州高密人。开始时担任刑部史,后来补了齐州章邱尉。夜里有盗贼敲打门户在外面请求投降,(王仲宝)的随从想杀了他们,拿着首级去请功,仲宝不许可,接收进屋让(他们)休息。后被提升为阁门祗候,命令乘驿去抓捕登州一百多个海贼,俘获了他们。回来,做河北提举捉贼,又捕获并斩杀一百多人。主管信安军,又做河北提举捉贼。有盗贼一百多人依靠着西山,官军无法抓住他们,仲宝全部招出,隶属于军籍,奏请让这些人跟随着自己。调任泽、潞、晋、绛、慈、隰、威胜军巡检使,上任才八天,就捕获太行山惯匪八十人。多次被赏赐金帛、缗钱。出使契丹,多次升迁为内殿承制。


评论说:元昊趁着中原边备废弛松懈,全力侵犯宋朝边境,朝廷部队三次大败,难道是天时不利吗?也是人谋不济罢了。好水川之败,诸将奋力作战而死。唉!追逐利益以致于违反节制,本来就很失计了;然而能坚持忠义而不屈服,可以称得上刚烈之士了!

廖有方在元和乙未年参加科举考试没有被录取去蜀郡游玩,走到宝鸡的西面,住在旅店 里,他忽然听到有人呻吟,仔细一听又听不见了。他从一间屋子里找到一个生了重病的贫困少年。廖有方问他生了什么病,准备去哪里。青年吃力地说:“我参加几次科举考试未被录取。”然后看着他磕头,过了一会儿又说:“我死后的事只好托付给你了。”廖有方没有回答,想要为他治病,但是不一会儿这个少年就死了。廖有方将自己所骑的马和鞍具一块卖给了村子里有钱的富豪,用所得到的钱将少年安葬了。不知道这个少年的姓名,廖有方感到很遗憾。同是参加科举考试的同路人,却是两种命运,真是令人悲伤。廖有方为这个少年所做的碑文是:“感叹你死的时候两手空空,几年辛辛苦苦参加科举考试却没成名,只见了一面就与你永别,还不知道你的家乡在哪里。”后来廖有方从西蜀回来,经过东川,走到灵龛驿站。驿站的官员将他请到家中。廖有方看到驿站官员妻子穿着白色的丧服,同他一边见面一边哭,表情非常伤心。然后围在他的周围招待他,如同对待自己的至亲。

《兜率院记》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