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48期7版新课标专版文言参考译文

  新课标专版文言参考译文


《与杨德祖书》参考译文


我从小喜欢写文章,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二十五年了。从前王粲在汉南首屈一指,陈琳在河朔独占鳌头,徐干在青土名列前茅,刘祯在海边最是出色,应玚在此地发迹,而你在上京极负盛名。此时,他们人人都觉得掌握了学问的本质,文章的真谛。我们大王于是设置天网来网罗他们,用天下来聚集他们,如今全都聚集到魏国了。以徐干的才能,不擅长辞赋,却经常说能达到和司马相如一样的风格,就像画虎不成反类犬了。我从前写文章嘲讽他,他反而大肆宣扬说我那是称赞他的文章。我也不能妄自感叹的原因,是害怕后人耻笑我。


世人的著述,不能没有一点儿毛病。我也喜欢被人指点批评自己的文章,有不好的地方,立即就改正。从前丁敬礼经常写些小文章,让我来润色,我自认为才能比不上他,就推辞了。丁敬礼对我说:“你担心什么呢,文章的好坏,我一个人承担,后世的人谁知道给我润色的人是哪个?”我经常感叹这句很富哲理的话,认为这是美谈。从前孔子的文辞,人们可以和他交流,到他编纂《春秋》的时候,连子游子夏这样的人竟然都不能改动一句话。除了这些文章,其他没有毛病的文章我还没有见过。可能只有拥有像南威那样的美貌,才可以谈论什么是淑媛;具备龙泉剑那样的锋利,才可以谈论如何割断东西。刘季绪的才能比不上别人,但是喜欢挑剔人家的文章,指摘人家的缺点。从前田巴诋毁五帝,蔑视三王,一下子就能让一千人心悦诚服,但是遭到鲁仲连的一通反驳,便终身闭口不再说话。刘修的辩才,还不如田巴,至于一般人就根本不能逞能了。人们各有喜好,这怎么能一样看待呢!


如今将我年少时所写的辞赋全部送给你。辞赋是小技艺,本来就不足以用来宣扬大道理,垂范后世。我虽然没什么德行,但是作为王侯,还是应当尽力报效国家,造福百姓,建立永世的基业,留下不可磨灭的功绩,难道只以空洞的文章来建立功勋,用辞赋来追求成为君子吗?如果我的志向没有成功,我的方法没有被推行,我就将采集人们的言论,辨别时事的成败得失,评定仁义的本质,成就自成一家的学说。即使不能把文章藏在名山,也要把它们传给有同样志趣的人。我要坚持到白头,哪里是今天说了就算了呢?我大言不惭,是因为我知道您懂得我的心意。


 


《令狐德棻传》参考译文


令狐德棻,是宜州华原人。德棻广涉文史书籍,学贯古今。唐高祖李渊进入长安,(李渊从弟李神通)引荐他担任大丞相府记室。武德初年,担任起居舍人,升任秘书丞。皇帝曾经询问他:“男子戴帽,女子梳髻,互相争着高大,什么缘故?”德棻回答道:“帽和发髻在人头上,(互争高大)是君(威严)的表现。晋朝将灭亡时,君弱小而臣子强大,所以江左一带男子妇女,上衣小,裙子大。宋武帝(刘裕)受天命成为皇帝,君的气象尊严,衣裳随之也改变了。这是最近的事,可以证明。”皇帝认为他说的对。


在当时,经过大乱之后,经书典藉大多散失,秘藏图书淹没残缺,德棻第一个请皇帝重金悬赏,收求天下遗书,安排官吏修补抄录。没几年,图书典籍基本完备。又建议道:“近代没有官定史书,梁、陈、齐文章书籍还有凭证,到周、隋两朝,历史事实大多遗失不全。现在当事人的所见所闻还能找到,历史事实还有凭证;一旦过了一代,历史事实都会湮没暗淡,无法搜寻。陛下接受皇位于隋朝,隋朝承继周朝,唐代两位祖先的功业大多在周朝建立,现在不评定编定,使它们各自成为一代君王的历史,那么先祖的功绩就不光耀,后代也就无法流传了。”皇帝认为他说的对。于是下诏让中书令萧瑀等撰写国史。但经历多年没有完成,就停了这件事。


贞观三年,再次下诏撰写国史并定稿。德棻又与秘书郎岑文本、殿中侍御史崔仁师编写周史。修史的起源,是从德棻发起的。周史完成后,皇帝赏赐四百匹绢。调任太子右庶子。太子承乾被废除后,他也因犯罪被除去名籍,成为平民。后来任命为拜雅州刺史,又犯事被免官。恰逢撰写晋朝历史,房玄龄上奏起用了他。参与选拔的一共有十八人,德棻是佼佼者,所以分类体例大多咨询他以后才确定下来。

永徽初年,担任礼部侍郎、弘文馆学士。唐高宗曾召集宰相和弘文学士聚坐中华殿,问道:“做什么可以称王?假如称霸呢?又应当把哪个摆在首位?”德棻回答道:“称王重视德化,称霸专任刑名。夏、殷、周全用仁德而称王,秦朝专任刑名而称霸,到了汉朝杂用王霸之道,魏、晋以来,王霸之道都丧失了。若用王霸之道,王道为先,而没有比这个更难的了。”皇帝又问:“现在做什么最重要?”回答道:“古代治政,清净内心、简化政事是根本。现在天下没有危险,粮食丰收,只有减少税收、减免征战徭役是首要的。”皇帝又询问禹、汤、桀、纣兴亡的原因,回答道:“《左传》说:‘禹、汤归罪于自己,他们的兴盛非常快;桀、纣归罪他人,他们的灭亡很迅速。’但这二位君主被美色迷惑,杀害谏言的人,制造炮烙的刑罚,这是他们灭亡的原因。”皇帝听后感到愉悦,对他的回答给以丰厚的赏赐。升任国子祭酒、崇贤馆学士,爵位是公爵。以金紫光禄大夫的身份辞官退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