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考语文分值增加之后

在高考语文分值增加之后


(赵福楼)


(学科网)


北京高考方案公布,在学科成绩呈现的分值上有了调整。最为显著的变化是语文调高了分值,从150分变成180分;英语降低了分值,从150分变为100分。另有一个版本的说法是,英语用等级呈现。


  这与近一段社会舆论的呼吁有关。在现实教育中的学科课程地位上,母语被边缘化,而英语热度很高。两个语言学科,一中一外,民众偏爱于外,这的确是不正常的。换句话说,大众未来生活中,常用的,用来滋养人生和传承文化的学科,这是一个对于本国民众最为有用的学科,其学习被忽视;而另外操习外国语言,绝大多数人,一生并不应用的学科,其学习不断被追高,占用了国人大部分学习时间和精力,这是教育的空耗表现。


  高考方案的调整是一种适应性改变,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意愿,对于课程建设和坚持教育教学的正确导向是必要的。然而,这个以分数差异来体现学科地位的做法,本身却未必是科学的。在总分计量,并以总分排位来决定高校录取结果的条件下,一个学科的分数高低和这个结果相关度很高。学生学习中体现出来的学科优势,其分值的高低变化与其获取的升学结果影响很大。语文学科调升分值。之后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很多,即怎么考来保持高考的客观和准确,维系公平程度,这是考试不可回避的问题。


  语文学科教学有其特殊性。其中有一个特点,是大众普遍看到的,即它是缓见效的学科,如读书是语文实现提高素养的重要渠道,多读书无疑是需要鼓励的,可是多读多少文字,这个总量需要积累到什么时候,才能在个体上有差异化的表现呢?此外,语文在听说读写能力的提高,也缺少有效的训练和指导方法,按照目前的做题、讲解的思路,学生需要比别人多做多少题才能有显著地能力的差异呢?这也是很难说清楚的。现实语境里,少听了课,未必投注很多精力应用在语文课程上的学生,其成绩表现也不落后。所以,语文学科教师在教学有效性上是缺乏说服力和值得学生信赖的。


  在提高学科考试分值后,引发社会重视母语学习的新的环境里,我们的语老师无疑需要破解目前这个语文学习高耗而低效的困局。每一节课,每一篇课文的认知,都应该是有效的;在做题和做题之外,寻找思维发展的途径与方法,让语文学习可教,教而有效。这自然需要引导语文教学研究走科学化道路。以语感为学习增值途径,也许适应在私塾、书院语文环境里,精英学习,不计时间消耗的学习,可是在大众普及性教育,在工业化社会更为重视效率的环境条件下,语文学习的增值势必需要引发足够重视。也即是在语感之外,更要研究语理,找到语言发展的规律,同时适应规律来组织有效的语文教学。


  语文考试中主观性命题总量很多,我们以为这是语文学科的学习特点,即表达中需要有个性化,而思考具有高度灵活性,如此因素决定的。这个命题的认同带来的结果就是,现实考试中,语文学科的考试数据的信度、效度和区分度都是不好的。与其他学科比较,语文成绩是不是更为可信,实现学习能力的区分,社会并不认同。在自主招生中,学校更愿意把数理化的成绩作为学生学习智能的体现。为此,语文学科命题的科学化、客观与公平等都要考量,要进行变革。再有一个难题,就是作文评价。作文是个性化的写作,在审美上也表现为多样发散特点。若把作文的模式和标准更为细化,具体化,则作文就教死了,成为八股文;而若保持开放与自由表达,则无疑会带来作文评价上的难题。以现实评价看,作文成绩趋中,区分度非常不好。在语文学科总分增值的前提条件下,作文的分值或许会被增加,这更加彰显出作文评价上的困窘。而且,现在看这是国际测量上都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


  以分值变化来导向学科的社会重视程度的调整,在理论上或许会产生积极效果。然而,在技术层面的问题还有多多,若操作上不能有效解决如上问题,这个改革的预期也是很难实现的。语文在文学的一面,表现出艺术的特征,其实和美术、音乐近似,是归属于艺术门类的。美术和音乐的在个体才能上的差异化表现,决定了它们的课程评价需要在纸笔客观评价之外,另寻出路。语文若完全归入科学化评价,也许会损失它的文学属性,以及在审美、创造、开放性思维上的优势表现。语文占分少,不被社会重视;而提升分数引起社会关注,更需要这个学科的教学和评价增加有效性和客观度,这在短期内是学科的不解难题。


  也许未来学业的评价需要适度脱离一切服务招生的思维。满足学段学习的监测要求,提供基本水平的测量结果,而且凡是所学都要纳入考评,增加审视的学科。数据的宽度增加了,其实也会为大学自主招生提供选择性。目前急需破解的危局是中小学和大学都在展开抢夺生源的大战。以分数,少数学科的成绩来抢夺所谓优质生源,势必导致这几门学科的成绩被重视,而不考的不学,不是从学生发展需要出发。

学科分数叠加,累积总分,作为录取学生的基本依据,这其实并不科学,也不合理,我们坚持这个做法只是因为这成为习惯,被社会普遍接受了。高校不同专业在录取学生上应该更多体现不同的需求,即他们在几个考试学科分数之外,需要在更能支持学生专业发展的学科上有所考虑。可是目前的高考关注点极少,不能为更为宽广的学科学习做出学业效果的评价。也许今天以添加考试学科的做法不会被社会接受,可是学什么就考什么这是必然趋势,应该做一些舆论准备,而且把考评的分数评价逐步转化为有一定模糊度的等级评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