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写汉字”说“手写文章”

从“听写汉字”说“手写文章”


(完颜平)


(光明日报)


中央电视台《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总决赛在广大观众中引起热烈反响。这一档节目,开始只是在科教频道播出,随着观众关注度持续攀高,改为一套周五晚8点黄金时间播出,进而在全国,乃至全球华人中掀起了一场听写汉字的热潮。


  大赛的帷幕虽然落下,但在键盘时代,深藏于中国人心中的汉字情结却正在唤醒。而笔者则想到了另一面:汉语言文字的真正意义在哪里?书写固然重要,但书写的根本目的是“以字成文”,表达思想,也就是通常我们讲的“写”文章。于是,由字及文,思考起“现在还有多少文章是‘写’出来的”。


  电脑“作文”,键盘“写字”,已成为信息化时代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无键不成文,更多的文章是“敲”出来的,而不是“写”出来的。当然,习惯于用电脑写文章的人可能不同意这种说法,认为笔和键只是不同的书写工具,以键代笔是一种进步,怎么用笔就是“写”,而用键就是“打”呢?


  笔者体味两者还是有所不同。以前,我一直是用笔写的,不用笔就硬是写不出“自己的东西来”,现在偶尔也用键盘写,但键盘上展现的和笔尖下流淌的东西还是不完全一样:当用笔书写的时候,笔尖和大脑有一根无形的神经紧紧连在一起,形成互动,甚至在瞬间碰出火花、产生灵感,这样产生的文章,不是生硬的文字组合,而是有血有肉的思想和艺术。当然,这仅是个人感受而已。


  当下,“手写行为”日渐退化的同时,现实中文章的“电脑病”正蔓延开来。电脑在给我们写作提供海量信息和便捷方法的同时,也产生了一定的负面效应。如有的有电脑依赖症,选题确定后,不是进入“自我创作”状态,而是“打开电脑”,输入关键词,四处搜寻,而后剪剪贴贴,一篇文章很快便“写”了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电脑往往“主导了人脑”,甚或“取代了人脑”,使你在不知不觉中“让渡了思考的权利”。那些成文的东西,好像是你的,实际上又不完全是你的。这也许就是信息时代有的人“几天可以写一部书,却往往写不出一篇好文章”的重要原因。一些人在改变书写习惯的同时也改变了思考的习惯,甚或在键盘进化、纸笔退化中消解了“自我思考的能力”。

千古名篇出自手,如果“天下文章电脑抄”,殃及的则是中国传统写作文化的传承,而我们对此恰恰还缺乏足够的认识和警醒。就像有些人在汉字听写现场才发现自己原来不得不“举白旗”一样,假如中央电视台举办一档《中国汉文写作比赛》,又有多少人能在现场,用笔即兴“写”出好文章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