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与“咬文嚼字”

莫言与“咬文嚼字”


(朱相如)


(来源:烟台日报)


长期以来,诺贝尔文学奖在一次次翘首等待,一次次垂头失望之后,竟没有一个中国作家获得过它的青睐。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不仅是对他的肯定,也是对中国新时期文学的肯定。有人说:“莫言的高度,就是当代中国文学的高度。莫言有多高,中国当代文学就有多高……” 我觉得他是当之无愧的。


    然而,就在舆论一边倒的时候,《咬文嚼字》杂志却向他发起了挑战。在《檀香刑》中,他们发现孙眉娘“打躬”这个细节,是经不起礼节的拷问的。“打躬”是男子用的礼节。女子向人敬礼应该用“万福”这个动作。《生死疲劳》中读蓝大头这个人物,会让人想起金庸笔下的天山童姥,那小老太双脚一跺,就飞到了参天大树之顶。但这儿应用“姥”,而不是“佬”。《酒国》开篇中有一句“省人民检察院的特级侦察员丁钩儿搭乘一辆拉煤的解放牌卡车到罗山煤矿进行一项特别调查”中,莫言犯了外行错误,他把司法人员的“侦查员”写成了军事人员的“侦察员”……


    《咬文嚼字》两次把错处寄给了莫言。莫言第一次看读者意见便坦言:“挑得很对,非常感谢。”第二次他又说:“读者在我的作品里找到错误,对我是个莫大的鞭策,那我就更要善待读者,一丝不苟地继续写下去,而且一定虚心改正。”


    现在许多“专家”老虎屁股摸不得,动辄发火骂人、甚至动刀动手。我觉得莫言在这件事情上处理得非常好,他在登上世界最高领奖台后,依然谦虚道歉、真诚认错,堪称名人的榜样。


我更佩服《咬文嚼字》杂志的较真和向权威挑战的勇气。它们的工作是咬文嚼字,不针对哪个人,也不是银样蜡枪头,坚守职责,锋芒所及,无论领导、教授还是专家概莫能外。我觉得这才是正常社会里的正常现象。只有在这样良性的互动里,大师的作品才会更上一层楼,刊物的格调才会更加炉火纯青,社会才能进步。

发表评论